★「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吉榎】男友得了飘浮症

*山 

  拉郎

  吉本×榎本

*一发完糖块

*有跳脱常理的虚构病症设定



————————————

·


1.


飘浮症,

顾名思义,就是一种会飘起来的病。


具体一点的讲,只要患者情感上有轻飘飘的感觉,就会立刻反映在生理上,让患者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浮起来。说白了就是,只要患者和喜欢的人接触就会飘起来。

而且,据说那是恋爱中的年轻女性之间多发的病症。


但不知幸还是不幸,

吉本荒野的小心肝儿男友,一个年过三十以锁为乐趣的成年男人,就患上了这种牛顿听了都要气活的病。



2.


对这件事,吉本本人其实是偷着乐都来不及的。


自从他们家面瘫小锁匠得了这病之后,整个人都显得坦率了许多。

此前再怎么撩榎本径都反应寥寥,甚至还会板着脸把吉本噼里啪啦数落一顿,一度把他厚颜无耻的庞大自信心打击掉了一小块儿。但如今,哪怕偷偷摸个小手或亲上两口都能让榎本慌慌张张ふわふわ飘起来,这可让吉本荒野成就感爆棚。


“径ちゃん——”

“?”

“喜欢你。”

“……”

“喜欢你哦。”

“我还在工作,请你不要突然抱过来。”

在工作台前被吉本从身后突然抱住的榎本径面不改色,依旧用冷冰冰的语调还了回去。

——真是不坦率呢。

感受到怀里的人那股向上浮起的力道加重起来,吉本在心里笑开了花。

“没想到径ちゃん这么喜欢我呢。”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径ちゃん真可爱啊。”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明明脚底都从地板上浮起来了还在死撑着。

いいねえ。

感谢飘浮症。

吉本荒野喜极而泣地把身形娇小的锁匠往胸口里更嵌了一分。



3.


因为这个病,一起出门的时候,吉本荒野自然而然有了牵着手的理由。


“吉本さん,我没这么容易就飘起来,不需要被你拉着。”

“那可不行,万一径ちゃん飞走了怎么办。”

“飞不走的。”

“不行。”

“不会飞走的。不如说被吉本さん拉着的时候我才会飘起来。”

“?”

吉本荒野震惊地看着自家小锁匠别过脸去从牙缝之中挤出了这句话。


害羞的径ちゃん也——

“超可爱!”



4.


不过对吉本荒野来说,自家恋人得了飘浮症的弊处只有一点:


那就是,在床上的时候他得用更大的力气才能压住蠢蠢欲飘的榎本径,

而且不可描述的时候能用的体位瞬间变得寥寥无几。



“径ちゃん~坐上来自己动嘛——”


被紧紧按住跨坐在吉本荒野腰上的榎本眼神里写满嫌恶地拽着他的衣角:

“吉本さん认真的吗?让我在上面?待会做到一半飞走了怎么办。”

确实衣服都还没脱,榎本径的身子就已经快撑不住飘起来了。


看着小锁匠飘飘然的状态、加上吸取了先前几次玩脱的经验,为了榎本径和自己大兄弟的安危,吉本荒野决定还是不要冒险解锁别的什么体位了。于是他又迫不得已的翻身把榎本压在了下面,摘下他的眼镜,轻轻亲了口锁匠那朦胧眼睛旁小鱼尾一样的眼角:

“还好我够重,能压的住你。不然咱俩做的时候都能被你拽着一起飞到楼上去。”



“……闭嘴吧,要脱快点。”焦躁和羞耻交加的小锁匠就差没造个密室把自己锁进去了。



5.


是的,榎本径对自己这个病深恶痛绝。


每次在一晚翻天覆地擦枪走火噼里啪啦的鼓掌之后于吉本荒野的臂弯中睡去,早第二天上醒来却发现自己贴在天花板上的时候,榎本径都想直接顶破天花板钻出去得了。

尤其是对上床上刚醒过来的吉本那双满目含情的大眼睛那一瞬,更是让他久久难以从空中落下来。

“径ちゃん怎么到上面去了,难不成做春梦——”

“别说了,把我拉下去。”

“径ちゃん果然——”

“把我拉下去。”


被吉本踩着床拽下来的时候,榎本深感和吉本荒野同居一室这件事真是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作息。


“我们分开住吧。”纠结许久,榎本径还是提出了这样的结论。

“唉?”

“和吉本さん呆在一起就会轻飘飘的停不下来。我很困扰。”

“那是因为你喜欢我嘛!”

“但是这样非常麻烦。”

“唉唉、哪里麻烦了?如果是说在床上的问题,径ちゃん不介意的话我把你绑起来也可以——”

“吉本さん又没得这个病你当然不明白,我很困扰。”

榎本径神情严肃的不像是随口一说,让吉本深切感受到了危机感。


空气寂静了片刻。

突然,吉本荒野深吸一口气“啪”地拍了下手,旋即冲他的小锁匠扯出一个闪亮度120%的笑容:

“好的,我知道了径ちゃん。我们来约会吧!”

“什么?”

完全没理解眼前脱线的家教又要玩哪出,榎本透过镜片狐疑地扫了他一眼:“吉本さん没听到我说话吗?”

“听到啦,所以说才要约会嘛!借这个机会克服你对这个病的恐惧感,怎么样?”

“……”

那双目光如炬的大眼睛直勾勾盯得榎本径心底又飘飘然起来。趁着身体产生反应之前他赶忙移开视线,末了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好。”



6.


——榎本径的飘浮症简直就是上天赐给吉本荒野的宝物。

把脚步虚浮的锁匠拉进游乐园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在内心感谢了上苍。


记得第一次正儿八经约会的时候,吉本也带着自家小锁匠来了同一个游乐园。但那时他的径ちゃん还坚守着高冷面瘫的人设,从绝叫系到摩天轮、一路玩下来甚至几乎没什么表情变化。


但是这次不同了——


“游乐园真有意思呐。”

“没意思。”

“和径ちゃん约会真开心啊!”

“不开心。”

榎本径一如既往地维持着冰冷的语调,但是一步一飘的动作深深出卖了他。

从一入园,被吉本紧紧攥住手的榎本径就晃晃悠悠的走不好路,就差没抱着游乐园门口的柱子提议马上回家了。往常还需要猜一猜才能明白对方想法的吉本荒野这下一眼就看透了自家恋人的动摇之意,当即就像高唱一首圣歌献给飘浮症这东西了。

“径ちゃん你看,只要我拉着你就没问题,你不会飞走的。”

“……吉本さん要是不拉着我,我根本就不会飘起来。”

“哎呀~径ちゃん这么喜欢我啊。”

“是你的错觉。而且,麻烦请你不要露出这么幸福的表情。”

“いいねえ~”

家教俨然已经憋不住得意的笑容了。



7.


从鬼屋一路排着队逛到了云霄飞车之后,

吉本拽着摇摇晃晃勉强维持着站在地面上的榎本径到一旁人烟稀少的僻静小树林处歇息。


说是歇息,不过也就是吉本荒野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对那每天都在觊觎的面包脸啾咪了一口补充能量,然后顺势亲了亲小嘴。


“公众场合,麻烦吉本さん收敛一下。”

被一口猛亲的榎本径面无表情却红透了耳朵,身体实在控制不住飘了起来,意识到这一点的他慌张的搂住了吉本的脖子,羞耻地把脸埋了过去。

“要不是公众场合,现在可就不只是亲你一口这么简单了哦。”吉本笑道,擒住了锁匠那细瘦的腰。

“……厚颜无耻。”

尽管被吉本抱住不至于飞走,但身体的飘浮状态一时半会还是改善不了。而就在等待榎本径身体慢慢下沉回地面的时候,旁边突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个一脸懵逼的小男孩。


注意到声音的吉本和榎本也望了过去。

三个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小孩子哪知道世界上还有飘浮症这种怪病,只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一个满面春风的大哥哥拉着个飘到半空中的小哥哥,支支吾吾地开了口:

“超——超能力?”


“哎呀,这可不是什么超能力。”


看到半空中的榎本也愣愣的不知所措,吉本荒野一个用力把他拽了下来藏在身后。

紧接着,这位家教先生眯起眼睛、冲吓呆住的小男孩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不由自主地沉下了声音:

“你,刚刚看见的,不准说出去。”

“嗯嗯嗯……嗯。”被威慑到的小男孩打了个哆嗦,急忙点头。


“啊,痛、”感觉到腰上那块肉突然被掐了一下,吉本的表情才恢复了正常。下一秒就听到身后的人一声低喃:

“吉本さん,你吓到他了。”

“唉?我又没有故意吓他。”

“但你确实吓到他了。”

“是职业病嘛。”

看到小男孩还冷若冰霜地僵在那里,吉本皱了皱眉撅着嘴走上前去,弯下腰拍了拍他的头:“忘掉刚才看见的,你就可以走了。”

“那个,对不起。我果然还是想知道……”

孩子眼神游离着、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向后面的榎本径又不断偷瞄了几眼:

“为什么那个大哥哥会飘起来呢……?”


“唉,小孩子怎么什么事都要问个一清二楚。”

吉本叹了口气,弯下腰凑到小男孩身边轻声说道:


“之所以会飘起来,因为大哥哥他是天使啊。”



8.


刚把小孩子赶跑,吉本荒野就被身后的人猛地抱住了腰。


感觉到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和坚硬的眼镜框死死顶着自己的后背,加之环在腰上的手臂,他差点就惊喜地当场叫出了声:

“径ちゃん?”

“麻烦吉本さん让我抱一会。”

“……请随意。”

有生之年能被自家的小锁匠被这样撒娇的感觉真新奇。吉本喜上眉梢地笑了起来。

“都怪吉本さん说了那样的话,身体现在飘着落不下来了。”

“いいねえ。我那可是肺腑之言,实话实说。”

“但是现在感觉——”

“嗯?”

“感觉,这个病也没有这么讨厌了。”


榎本径闷闷地说道。



9.


榎本觉得虽然他这动辄飘起来地病怕是永远治不好了,

但是没关系,


有人能把他一直牢牢拴在心里,这就够了。



——————

END.

————————————


在上剧炸弹下吐出了一篇语无伦次的吉榎

翔哥上连多啦啊。

唉不行了激动死,

激动的把这篇码了出来。

所以麻烦无视掉这混乱的逻辑和文字。


昨晚的我还是榎本太太,

今天的我已经是鸣海太太了(x


评论 ( 31 )
热度 ( 328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