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舞驾】震惊!舞驾家被捡来的孩子竟是?

*舞驾设定

  无cp

*一发完


今天是个好日子


————————————

·



1.


在舞驾家,

一切事情仿佛都发生的非常突然。

 


2.


自从四郎五郎成年之后,周五的晚上就变成了五个人一起放松喝酒的时间,


——那天也不例外。


当二郎三郎提着啤酒回到家时,一郎、四郎和五郎已经准备好了下酒菜。

 

把小菜端上茶几,五个人紧挨着围坐在沙发和地毯上,一边看着电视里某男子偶像团体的抽鬼牌节目哈哈大笑,一边围观逐渐喝晕了的一郎催促着二郎吭哧吭哧磨芥末拌章鱼。

二郎的手里的芥末缓慢的磨着磨着、一郎就逐渐没了声。

作为大哥的一郎却是家里酒量最小的,尤其是和四个弟弟一起喝酒的时候,不知是过于放松还是什么原因,三两杯下去他就忍不住开始意识涣散。再喝个几口,一郎就彻底被困意袭击了。

 

看着自家大哥没了动静、几近醉到昏昏欲睡,五郎赶忙招呼着家里力气最大的三郎搭把手把一郎抬回房间。

 

但就在五郎刚把手搭到一郎肩膀上的时候,

一郎紧闭着眼睛,半梦半醒间晃了下脑袋,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让全家人瞬间安静、温度立刻降至冰点的话——



“……郎啊…是……领养的呢。”



3.


二郎立刻放下了芥末。

 

四郎的宝贝游戏机都差点被他惊的摔了出去。



“他说什么?”

 

五郎难以置信地回过头:“领养?我是不是听错了?“

三位哥哥却挂着和他如出一辙的震惊表情、僵硬着摇头。

 

再回过头想问个清楚,却看到罪魁祸首的一郎已经一脸满足的沉入梦乡,呼噜呼噜小声打着鼾。

 


二郎凑了过来,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平日里最为沉稳的人此刻声音里都满是颤意:“兄さん说……说谁是领养的?”

“没听清。”五郎面色凝重地抬起一郎的手臂:“但当务之急,先把一郎哥驾回房间吧。”

“啊,好,我来帮忙!”三郎迅速反应过来,抱起了一郎的腰。



眼看着一郎被那兄弟二人抬上了楼,四郎放下游戏机叹了口气,瞄了眼旁边二郎沾着芥末的手,面不改色地说道:

“二郎哥,你的眼角有眼屎。”


“唉?真的吗?”

二郎抽了抽鼻子,赶忙抹了把眼睛——

 

“痛痛痛痛痛!!芥末超痛!”



4.


安顿好一郎之后,四个人又重新围着茶几坐好。

 

客厅被一股难以言喻的寂静包围着。桌上玻璃杯里的啤酒都已经没了泡沫,但就眼下的情况看来没有人会再去动它们了。



“玩词语接龙吗?”

是四郎率先打破了沉默。

 

“才不玩呢。”还火辣辣红着眼眶的二郎拿起筷子加了口自己做的芥末章鱼,末了还小声赞叹了句“真好吃”。

听到这,三郎也饶有兴致地动起了筷子。

 

只有五郎盯着眼前的啤酒发了会呆,而后猛地抬起头:

“所以、被领养的到底是谁?”



5.


“……”

刚刚缓和下来的气氛顿时又僵化下来。


“五郎还真是较真呢。”四郎了然的笑了笑:“不过也是,如果不搞清楚的话,大家会一直耿耿于怀的吧。”


“所以……我们之中……领养的啊……”

二郎抬头望向电视机旁舞驾家去世的妈妈——舞驾花子的照片,温婉浅笑着的女性长着一张如同把某国民偶像组合成员五官拼凑起来那般的脸:

“怎么感觉我们跟妈妈都不太像呢,说不定在座的大家都是被领养的。”

说完,二郎自己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吧,我觉得我有可能是那个领养来的孩子。”

三郎心形的喉结上下动了动,面色凝重的吞了下口水说道。

 

“唉?”“三郎?”“怎么会这么觉得?”

另外三人疑惑地伸长了脑袋等他解释。

 

只见三郎苦着脸吐诉道:

 

“你们看、你们都是A型血!只有我是AB型!”




6.

 

“……”

不知该如何接下话茬的四郎跑去找来了他们的家庭相册:

“说不定从这里能看出点什么。”


他把厚厚一本相册摊开在茶几上,几个人不约而同贴了上来。相册被一家人保管得很好,几十年过去连边角都几乎没有磕碰。


“啊,第一页是襁褓里的一郎兄さん啊……”二郎指着小圆脸婴儿的黑白照笑了起来:“为什么旁边放了这张他穿小格子裙的照片啦。”

“哈哈,毕竟花子妈妈一直很恶趣味呢。”五郎答道。


对于五郎的回答,所有人都一致表示了赞同。



在此起彼伏的笑声里,相册被一页一页翻了下去。

“二郎哥这张吃薯条真可爱呢。”

“哇——三郎从小时候就没有眼白了啊!”

“四郎才是,从小就这么喜欢小树杈手势了哦?”

“哈哈哈哈五郎小时候的眉毛,眉毛!太厉害了吧?”


五个孩子升学的照片,全家人旅行的照片,家里房柱上身高线的照片,客厅里一代代更新的大电视的照片……它们本人都已经遗忘了的生活的点滴都被刻录在舞驾家这本沉沉的相册里。

从满页的五个豆丁的照片逐渐变成了五个穿着制服的学生,再到五个身着西装的社会人,一整本相册在短短十几分钟之内就被翻到了底。

 

最后一页上放了一张有些褪了色的全家福,

照片上五个孩子和舞驾家的父母闹做一团,笑逐颜开。



7.


阖上相册的瞬间,二郎拍了拍手:

“好了好了,我们就当兄さん什么都没说过吧。”

“赞成。”四郎跟着点了头。

“唉?”

三郎狐疑着转头望了望五郎,见到对方也正一脸犹豫:“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四郎倒是完全洒脱起来,起身从冰箱里拿了几罐新的啤酒过来:

“不管谁是不是被捡来的,我们的名字开头都是’舞驾‘二字,我们都住在这个家里,我们都是兄弟。”


闻言,五郎终于松开了紧蹙着的眉头,一把接过冒着凉气的啤酒拉开了拉环:

“说的也是呢。”

 

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最亲密的一家人。



8.


舞驾一郎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头脑还昏昏沉沉的隐隐作痛。


“我什么时候酒量这么小了啊……”

一边自我抱怨着,他一边赶忙起床、走出房间下了楼。

 
 

窗外已是浓浓的深夜,客厅的灯光还亮着。他揉了揉头发踱步过去,看到自家四个弟弟都趴在茶几旁睡得死死的。

 

“唉……”

这样睡会感冒的吧?

 

一郎摸起了沙发上的外套和毯子给他们挨个披起来,便瞅见了桌上还摊开着家里的相册。


——说起来好久没仔细看过相册了。


他随手拿起相册翻了两页:

“啊!”


一郎的视线落在了其中一页的一张家里的照片上。

照片的角落放置着一个小鱼缸,里面十几条青鳉鱼在小小一方水缸中挤在了一起。

“六郎七郎八郎九郎……!”

想起当年从同学家里把这些鱼领养回家的场景,一郎怀念地笑了起来,眼尾也添上了两条小鱼:“给它们取名的时候还被四郎五郎嘲笑了呢。最后还是把鱼养死了,真抱歉……”

 

这些鱼的尸体被五个孩子好好安葬在了庭院的角落里,还放二郎以前画的一张奇形怪状的自由女神像在旁边做守护神。



9.


“说起来,刚刚喝醉的时候好像还梦到这些鱼了……。”

一郎小声的嘟囔道。

 

不知是不是隐约听到了一郎的自白,

旁边明明在爆睡中的四个弟弟、嘴角却都不约而同的上扬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做了什么好梦呢。


 

·

——————

END.

————————————



一篇 全文最有意思的是标题 的日常流水账。


AD结束了…………相当难过。

不过今早拿阿智的“再不起床就要亲你了”做了闹钟铃声,结果效果拔群——

完全不想起,只想等他的亲亲。


评论 ( 13 )
热度 ( 189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