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和暗恋的人同居是什么感受

*A团 山

  无左右

*睡前巨长无比的流水账读物

  摸鱼的低质量混更


题目暴露内容,其实看完标题就可以关掉了



————————————

·


1.


记得有不少人说暗恋的感觉是酸涩的,

樱井翔深表赞同,这种味道他从少年时期开始就已经尝的够多了。


但若说起和暗恋的人同居的感觉,樱井觉得,大概用“痒”这个字眼形容最贴合他的感受。


“……是钻心而难耐的痒。”

在自己的私人匿名博客上添上这么一句之后,樱井才满足的放下手机叹了口气。


他的喜欢,说到底也是只能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的角落偷偷刻下来的喜欢。

看着屏幕黯淡下来,樱井索性把手机扔到一旁,揉了揉太阳穴便向后一仰缩进了他的同居人所挑选的柔软沙发中。鼻腔里嗅到隐隐的奶香味更让他觉得痒,从大脑到脚尖一路径直痒了下来。



没等樱井从飘远的沉思中回过神来,伴随着玄关咔嚓的响声、屋门被打开,紧接着是一个粘糊糊的招呼声:

“我回来啦。”


听到这声音,樱井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端坐起来。他偷偷清了清嗓子,回了声元气十足的:“欢迎回来!”

明明已经同居有一段时间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雀跃的心情还久久没有消失。

毕竟谁叫方才回到家的他的同居人——大野智——一个比樱井还要大上一岁多的男人、一个个子矮矮的脸还圆乎乎的男人,却正是樱井翔暗恋了多年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呢。



2.


“ふふふ,刚刚交完稿子回来的时候看到翔酱你喜欢的那家甜品店在做活动,就买了些芝士蛋糕。”

悉悉索索的声音渐进,樱井伸头看到他那个个字小小的同居人提着一大袋零食饮料和小蛋糕光着脚就啪哒啪哒跑进客厅、把所有东西一股脑堆到了他面前的茶几上。

“买了这么多啊,吃得完吗?”

“嗯……翔酱的话,吃得完的吧?”

“我在兄さん你眼里是有多能吃啊!”

“ふふふ。”对方像往常一样敷衍地笑了笑没有回应,自顾自换了个话题:“我去把啤酒放冰箱里了。不要偷喝哦。”

“才不会偷喝呢,上次是快过期了我才把他喝掉的!”

哭笑不得的樱井起身走向玄关,拿起鞋架上和他脚上的红色棉拖鞋是情侣款的蓝色棉拖。


情侣款啊……虽然在那个人眼里大概就只是个同款不同色的拖鞋而已吧。


樱井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客厅,把拖鞋放到了已经坐到沙发上拆起了蛋糕盒子的大野的脚丫旁边:

“智君先把鞋穿上吧,地板很凉的。”

“唉、不开地暖吗?”

“已经是春天了哦,该告别地暖了。”

“哎……可是啊……地暖很舒服的嘛,有谁规定春天不能开地暖的?”

“话是这么说……”看着大野惊慌的眼睛,樱井到嘴边的驳回之词顿时化作了叹息。

面对着大野得意起来的表情,樱井灵活的脑袋一时梗了片刻、差点就下意识的妥协了。但冷静下来后,樱井还是摇了摇头:

“地暖果然还是不能再开了。”

“唔?为什……”

“因为电费会很贵。”

“……”

大野的精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颓靡下来,他失落地继续拆起了蛋糕的纸盒,小声应和着“说的也是呢”。

“所以——”樱井把拖鞋向大野脚边前踢了踢:“先把拖鞋穿上,我们改天去买地毯吧。”

闻言,大野唰地抬起了头,眼神亮的仿佛让整个客厅都明堂了起来:“好!那要毛绒绒的那种!”

“没问题,但是先把拖鞋穿上!”

“ふふ,好~最喜欢翔酱了!”

“……快吃蛋糕吧。”

樱井愣了片刻后干笑一声,恍惚着拿起了勺子。


“最喜欢”啊——

看着大野毫无自觉地说出这句话的样子,樱井往嘴里塞了口切下来的蛋糕,喉头却哽着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合着口腔里甜腻的味道,以及身旁不停赞叹着蛋糕美味的大野传来的奶香味道,樱井拿着叉子的手心都隐约痒了起来。




3.


大野是樱井高中时代的学长。

说起这两个不同年纪学生的相识,不过是放课后踢完足球的小少年樱井翔凑巧路过了夕阳笼罩的画室,无意间撞见当时还是一头飘逸中长发的大野专心运着手中的画笔娴熟的勾勒出精巧线条的场景。

樱井清楚地记得那天他着了迷一样在窗外偷偷窥视了好久,只觉得大野那一笔一笔全都戳进了他的心尖上,柔软的笔尖似乎也骚得他跃动的心脏隐隐发痒。那是他生平第二次一见钟情,为了不重蹈第一次那回、喜欢上人家匈牙利小姑娘结果没来得及告白对方就转学了的覆辙,樱井决定这次要鼓起勇气主动出击。

于是他暗搓搓在好友二宫的助力下了解了不少大野的信息后,又暗搓搓偷盯了大野好几天。紧接着,在樱井和别的学校足球对抗赛胜利的那个午后,彻底被兴奋感冲昏头脑的他兴冲冲就跑到大野常呆着的画室,按着他的肩膀就提着嗓子叫了声“大野君,我喜欢你!”。


然而对方只是茫然的拿着画笔,笔尖上饱满的颜料还啪唧一下子滴到了樱井的鞋子上。半分钟尴尬的沉默后,大野盯着樱井的脸愣愣的眨了眨眼:

“抱歉……唔……谢谢?”


“啊……我…………”

樱井兴头上来的很快,消退的更快,眼下这立刻就被驳回了的告白和充斥着画室的尴尬气息使得他突然就醒了。

——人家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认识呢,更何谈回应自己的心意啊。

于是乎脖子都红透了的樱井急忙松开了按住大野的手故作轻松地摆了摆,立刻动用他好学生的头脑,想起了好像是在电视上还是在哪看到过的话、几乎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

“我……是开玩笑的。”

“ふふ,也是呢。抱歉,有点被吓到了。”

没想到大野智也是个心大的人,立刻就接受了这个说法,还松了口气似的靠到了椅背上。


看着大野担忧的八字眉回归水平时那放下心来的表情,樱井方才还热到几近烧着的脑子瞬间就冷却下来。不光脑子冷了,身体也开始渗出了冷汗,仿佛有块石头在拉着他往冰冷的深海里拽。他支支吾吾的也没再说出一句话,倒是大野轻描淡写的又伸手在面前的画布上补了一笔,问道:

“其实经常看到你在画室附近转悠呢,对画画有兴趣?”

完全没想到是被这么看待的,樱井赶忙转着灵巧的脑袋清了清嗓子:

——哪里是对画画有兴趣,是对你有兴趣啊。

“嗯,我对画画有兴趣!”

说出口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樱井还担心着会不会被大野戳穿其实他对绘画提不起任何兴致这件事,就看到对方了然的点了点头,笑着说:“以后有空的话来这里画画也可以哦。”

樱井当机立断给大野智打上了个“过于好骗”的标签。


在这一波三折的正式初见之后,樱井好歹算是和大野智有了稳定的接触,作为校园里“朋友”方面的接触。

——尽管他的好友二宫曾经多次提醒过他在面对大野的时候需要收收他那溢出爱慕的眼神。


但年少的时期终归是短暂的,高中的时光一眨眼就过去了。樱井顺利被私立的名校录取,和几乎杜绝现代科技产品的大野也因此就那样可惜的断了联系,只听说对方进了美术类的大学。对大野智这个人的喜欢也就深深埋进了心脏坚硬的石块里,樱井翔努力地忽视着它继续自己的人生。



直到几个月前在公司附近的甜品店里偶遇了大野智。


三十代的大野智一改以前樱井所爱慕的那个高冷气十足的小哥哥模样,但又似乎什么都没变。只是笑起来时眼角的小鱼尾巴上多了几条花纹,肤色深了些,头发短了些,还有,让樱井更喜欢了些。

樱井翔这第三次的一见钟情,奇迹般地,和第二次是同一个人。

虽然和大野断了联系的十几年间交过几个女朋友,但只要一看到大野扬起微笑的脸,樱井那些公式化的理智立刻就被砸个粉碎,心底的爱意就差没从他七窍之中飘出来了。

只不过三十多岁的大野似乎变得更加亲民、或者说更加黏人,拉着樱井坐到同一桌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聊起了那十几年未见的空白期里大大小小的事。从那些只言片语中樱井得知,大野现在作为一家文艺类杂志的插图供稿人,偶尔也会出一出大幅的作品拿去卖。

而谈话过程中,樱井也注意到大野提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你说……想找合租人?”

“嗯,现在的房子太大了租金也很贵,总觉得一个人住有点浪费。”

一个人。

换句话说,就是没有结婚,也没有可以带回家的女朋友。

Chance!

樱井心怀不轨的点了点头,故作犹豫地思考片刻后又装模做样地敲了敲手:

“正好我准备从实家搬出去呢!大野桑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



4.


“那个人真的容易相信别人,所以想当然也知道他同意了。

于是我一边享受着与他同居的乐趣,一边又提心吊胆的担忧着不知何时这样的时光就会终结。”


樱井输入最后一行字,按下了发送。他的这个小博客里的文章数量终于上了100,想来也是个惊人的数量了。

在和大野同居之后,他无处抒发的点滴心情就会假装以文章的形式放到这个匿名博客上,偶尔也会有人不小心闯进来,阅读完之后发出几句“都已经同居了你还不快去告白啊!”的感叹。

但告白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更何况樱井又是已经被拒绝过一次的人。

更何况现在同居在一起,总有人以为樱井是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然而距离越近便越顾虑,他完全不敢想象再被拒绝之后从这里搬出去然后和大野彻底再无联系的悲惨场景。与其那样,不如就保持现状。

保持现状就好。



关掉手机的樱井按掉了床头灯在黑暗中钻进被子里,脚心位置的被子还是冰冰凉凉的,凉气钻进他的身体,他蜷缩成了婴儿的睡姿、一手攥着枕头的一角,心底那窜上来的痒意却怎么也消散不掉。

正当他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便听见大野的房间那边传来咔嚓的开门声。大概是紧接着进了浴室,没过多久哗啦哗啦的水声也传了过来。不知怎么的樱井就安心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至少和他在物理上的距离只有一墙之隔。仅仅是这一点,就能让樱井翔打消不安的感觉。

他一边想着明天要和大野去买个什么款式的地毯比较好,一边放任意识逐渐稀薄,直至沉入黑暗之中。



5.


“啊啊、痛——”

“忍着点吧。”

“可是、啊、好痛……翔君你轻一点啊。”

“好啦,我已经几乎没再用力了,这样可是梳不开的哦?“


樱井拿着小梳子和大野打了结的头发奋斗着,扯着他头上一撮撮的小揪揪抱怨道:“昨晚为什么不用吹风机吹干再睡?”

“因为我看翔君屋子里的灯已经暗了嘛……怕吹风机的声音吵到你。”

“笨蛋,我可不想再给智君这样梳头发了。”望见大野忍着头发被梳子扯开的痛而皱到一起的脸,樱井蹙着眉叹了口气:“就算我睡着了也要好好吹头发。放心,我睡得很深的不会被吵醒的。”

“好——”

大野撅着嘴点了点头。

樱井弯了弯嘴角,轻轻地继续开始手上的梳理工作。

尽管不忍心大野遭受这点痛苦,但他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能给他梳头发这点特权感到些许的沾沾自喜。



等到终于帮大野理好了头发时,眼看着天气逐渐就要阴沉下来。樱井赶忙拉着大野趁还没下雨的时候出了家门,按计划开着樱井的车前往家居店。



大野是个对挑家具意外的能兴奋起来的人,所以当他进到家居店摆着各式各样地毯的展示间时,仿佛情绪的开关被打开了似的每个地毯都要跑过去摸两下踩两脚。

“翔君!这个踩着好舒服!”

“你还真是,不光是沙发、对地毯也这么感兴趣啊?”樱井跟在后面看着大野雀跃的样子也不禁心情好了很多。

“因为是和翔君一起挑的地毯,所以感兴趣啊。”

大野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继续试着不同的地毯,小声地嘟囔着“这个不错呢”“那个也很合适”。只是樱井,反而猝不及防的被这个直球杀的措手不及而愣在了原地。

理智告诉他对这句话的理解只要停留在表面上就好,而感性则驱使着他猜测大野是否对自己也有那么一丝一样的心情。那种瘙痒难耐的心情又浮了上来,就像有谁拿着抓不着的逗猫棒戳着他的耳朵。

趁还没有想得更多,他晃了晃头,清空了脑海里所有的想法跟上了大野:

“兄さん选你喜欢的就好。我也是,只要是你挑的我都喜欢。”



6.


最后大野抱了个如他所宣言的那般毛绒绒的大地毯。樱井甚至能预想到,不久之后大野肯定就会习惯上坐在茶几后的这块大地毯上看着电视啜饮着啤酒。


走出家居店的时候,不巧的是天空正飘着小雨。


“我还真是个雨男呢。”大野望着淅淅沥沥落着雨的天空,情绪又低落了起来。

“伞也放在车里了……我们跑去停车的地方?”樱井边说着边戴上了灰色连帽衫的帽子。

“ふふふふ,好啊,反正也不远,雨也很小。”大野也笑着戴上了外套的帽子,一手抱紧了新买的地毯。

在樱井的一个眼神示意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冲进了雨里。

细密的雨水噼里啪啦的打在地上和他们身上,索性车子停的很近,没几步他们就钻进了车里。

樱井从后座出翻出小毛巾想给大野擦擦身体,却看到对方正皱着眉一脸不高兴地抹着嘴。

“兄さん,怎么了?”

“雨水滴到嘴上了。”

大野擦完之后的嘴唇红红的,似乎还犯了点湿气一般充满润泽。

樱井盯着他的嘴唇出了神。

“……连雨珠都想亲你啊。”

“嗯?刚刚翔君你说了什么?”

“啊不,没什么没什么!”

樱井急忙回过神来,别过大野疑惑的眼神,抓着小毛巾给他擦起了头发。

——还好没有被听到。

安静的车内,樱井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大的似乎都要产生了回声。为自己方才产生的邪念,他感到有些恐惧。

不知道这样的心情还能再忍耐多久。



7.


把地毯铺好之后,大野在上面轻跳着踩了几脚,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

“我就知道你会把它当坐垫用。”

樱井暗暗笑了一声,从冰箱里掏出几罐啤酒放到茶几上,举着一瓶递给了大野。

“因为翔酱最了解我了嘛。”大野接过啤酒,啪地开了罐。淡淡地酒香和冷气从易拉罐里冒了出来,他笑着抿了一口,露出了幸福的表情:“这个坐垫真舒服呢,这样的话不开地暖也不错。”

“这不是坐垫,是地毯。”

“差不多啦。”

“差得很多——”

“就像我跟翔君。现在算是在同居吧?有种和已经结了婚差不多的感觉呢。”

“……”

“……翔酱?”

“你是认真这么说的吗?”

“唉?”

刚被大野喝了一口地啤酒啪铛掉在了新买的地摊上,金黄色的液体染湿了米白色的地毯,还兹兹冒着白色的泡沫。

大野被樱井紧紧按在了身后的沙发上,瞪着眼睛看着眼前气息凝重的樱井。

后者喘着气,不知什么原因,圆乎乎的大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汽。他直勾勾盯着大野,深呼一口气后,嗓音低哑地说:

“我果然还是不行,不能和智君再同居下去了。”

“为什么?”

“因为喜欢你啊!智君也多少该有点发现了吧,你这个容易上当的人,还觉得我只是单纯的需要一个住处才和你合住的吗?”樱井的语气逐渐更加激烈了些:“我已经不行了,已经想到智君在身边就感觉心里非常痒。明明近在咫尺却抓不到你,贪恋着能多和你待久一点就一直不敢吐露这种心意,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

“翔君,你才是笨蛋吧?”

“什么?”

“你看看你的手,不是正紧紧抓着我吗。”

“这和那个意思不一样,”樱井的表情越发悲伤,连鼻子都块皱了起来:“智君你果然还是不明白,其实我——”

“有什么不一样?”

“唔、”

大野说完,便利落地向前凑了过去。

柔软的唇瓣把樱井反驳的话堵得死死的,也奇妙的抚平了他的情绪。

双唇紧贴着停留了片刻,分开的时候还发出了小小的啾声。意识到方才发生了什么的樱井慌张的后退一步,看到大野红着耳朵瞪着他,语气刹那间软了下来:

“智君你不是……不喜欢我吗?”

“我什么时候说不喜欢你了?”

“高……高中的时候?”

“那时候的话现在还能作数吗?!”

沾了点酒的大野倒是来了劲,手臂一撑就坐到了沙发上:“再说,我不是有说过喜欢翔君了吗?”

“可那是……不一样的吧?”

“不一样?谁跟你说不一样了?”

“唔……”

被火力全开的大野怼到哑口无言,樱井又喜又混乱,一时不知该作何回复。那边的大野倒是挑着眉等待着他的反应。

于是沉默片刻,樱井以行动代替了语言。

他俯上身,又啄了口大野的嘴唇。紧接着环住他的肩膀,往大野的耳朵旁吹了口气,感受到怀里的大野惊叫一声后僵硬起来地抱怨着“好痒啊你干什么”,樱井偷笑着把他抱得更紧了。

“这是回礼。”

“ふふふふ,什么啊,完全听不懂。。”

大野轻笑起来,靠上了樱井的肩膀。



8.


至于后来又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把新买来的地毯洗干净,就是他们自己家的后话了。



“用一句话总结的话,和暗恋的人同居的感受是’痒‘的。但很可惜我不能再提供更多的概述了,因为很遗憾,我已经从暗恋毕业了。”

——这是樱井刚刚被关闭的博客上写着的最后一句话。



·

——————

END.

————————————


感谢看到最后,

感觉自己写的东西一点也不有趣了,

其实本来不太想把这篇放出来来,但为了杜绝三月份零产出还是作了一把(。


非常羡慕以前那个脑洞源源不断迸发的我了(上吊.jpg

评论 ( 46 )
热度 ( 280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