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出租男友(番外二)

*正文请搜索tag #出租男友

  全文为山组+竹马属性


————————————


·


樱井翔在大阪时曾决意要去京都逛逛,不过后来由于工作上的原因搁置了。

夏季热火朝天的工作结束后,当天气渐渐转凉,他终于有机会争取到假期,于是又重新开始规划起自己的京都之行,虽然与上次的行程有些不同——从只身一人变成拖家带口的两个人一起——他和大野智,决定一起去一次京都。

 

 

从巴士上拎着行李箱下车,樱井瞬间感觉到京都那夹杂在扑面而来渐凉的风之中古朴的气息。他拽着装了自己和大野两个人行李的箱子,轮子咕噜转动的声音响彻在略显空旷又安静的街道上。暑期一过,这里游玩的人大概是少了许多。


“啊,这家店我当年常来呢,第一次去的时候还被老板娘当成了女孩子。”

“唉~这么一说好想看看那时候智君的照片啊。” 

“ふふふ。”


与拉着沉重行李的樱井不同,大野带着小小的霹雳包一身轻松地走在前面四处张望,时不时向樱井解说一下周围的景色。

“哇,这个这个,这个拉面店,哈哈哈哈哈,居然到现在还开着吗。”

“这家店怎么了?”

“虽然味道还可以,但是吃面的时候总是不知会从哪里冒出来蟑螂哦,超大个的那种。”

“蟑……蟑螂…………”

樱井的脸色一下子青了许多。

“嗯,大概有这么大吧,翔酱你看,差不多就是这么大——”

“——啊你不要再比划啦,打住打住。”

“ふふふふふ!”

 

 

旅馆是大野选的,说是他当年住过的地方。樱井跟着大野进了简谱的旅店,拖着行李箱碾过吱呀吱呀叫的大堂地板。大野叫醒了在前台打盹的老板寒暄了两句,樱井得以趁机偷偷观摩两眼挂在旅店墙上密密麻麻的照片。

啊……这里意外的有人气呢。

照片里有许多如今大红大紫的艺人,也有樱井在财经类报纸上见到过的商界精英。幸运的是,樱井在一张照片的小角落里捕捉到了眼熟的人——

“这个是智吗?!”

他反复看了好几眼,照片上年轻的少年一头中分的长发,贴着如今就坐在前台的年轻版老板举着酒杯微笑,浑身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高冷味道。

“嗯?哪个哪个?”大野从身后凑了过来,看到照片后害羞的摸了摸鼻子:“啊这个……是我哦,好像是刚成年的时候吧?”

“是吧,我记得那时候阿智刚能喝酒呢。”

已经半只脚步入年迈的老板也披着小毯子从前台的椅子上起身跟了过来,笑着拍了拍大野的肩膀,眼神紧紧锁定住樱井:“这位帅哥是阿智的朋友?”

“您好,我叫樱井翔。是智君的……男朋友。”

“哎呀,”与樱井预料中老板会表现出的传统式抵触不同,对方反而更加有兴致地把樱井从上至下打量一遍:“阿智可真有眼光,找了这么个大帅哥。”

“啊……哈哈。”闻言,樱井舒了口气,与大野无言地相视一笑。

在旅店安顿下来,吃完饭整顿好行李和随身物品后已经是下午了。

 


“老板……只准备了一张床呢。”

“啊,真的哎。”

经大野的提醒才注意到这点的樱井脸上顿时烧了起来,慌慌张张的想要出门再要一床被褥,却被大野大力的拉住了。

“算了,一张就一张吧。反正翔君这种胆量也不会在这里做什么不该做的吧。”

“不会!我保证……会克制住…………”樱井的声音越发小了下去,被大野狠狠地瞪了两下。

“还有哦,睡觉记得戴好牙套不要磨牙,打呼噜的话我会立刻叫醒你的哦。翔君的睡相真是……太差了。”

“好!”

——虽然樱井如此信誓旦旦地保证了,但是第二天醒来大野发现自己睡梦中被踢开滚到了墙角就是后话了。

 

 

○○○

 

 

“这里大概是2、3年前被拆掉的吧……已经变成这样了呢。”

“智君就是在这儿学习制作料理的?”

樱井有些沮丧地望着眼前早已关了门的久经风雨的简陋店面,只有店前的盆栽还在恣意生长着。

“别看这样,以前也是很著名的日料店哦,常常有电视台过来采访的。”大野上前摸了摸积了灰的木门,转身又退了出来,慢慢地顺着店所在的这条街道向前走去:“只是现在师傅年纪大了又没有子嗣,学徒们也都跑到东京大阪这样的大城市去各自开店了,开不下去了就关门,也是常有的事呢。”说着,他的语气间多了几分无奈之感。

“嗯……但果然还是有点可惜呢。”樱井抱着手臂也转身跟了上去:“本来还想拜见一下照顾过智君的师傅呢,啊——残念。”

“ふふふ,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师傅了,这里被拆了也是听同期的人说的。其实我从当年回到东京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京都了。”

“唉~”

 

唏嘘地路过一个又一个或是顽强坚持或是闭店修业的老店,樱井想象着年轻的大野在这里生活的样子。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毅然离开家、孑然一身地来到这里拜师学艺,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大野在前面领着路,说是要趁着太阳还未沉下去带樱井去看看神社。后者就乖乖地跟在后面,看着大野走路带动头顶的几根沐浴在阳光下的散发一跳一跳,这样可爱的场景让他心头一暖。

 

“到了哦,翔酱。”

转了两三个弯,大野终于停了下来。

“唉?好快——哇……”

 

他们兜兜转转的就到了京都的名景之一——伏见稻荷神社。

神社入口前的长坡上三三两两的聚集了慕名而来的游客,伴着渐渐西隐的夕阳四处拍照。

“翔酱?走吧。”

“啊、嗯。”

大野趁着樱井发愣的时候拉起了他的手腕,拽着他向前走去。——虽然没走两步樱井就反手牢牢地回握了上来。

 

“没想到傍晚了还有这么多人呢。”

红色的神社建筑矗立在绿植中相得益彰,再加上大自然调和而成的光线,三者构成了引人入胜的绝景。

“是啊,”樱井窃瞄了两眼身旁左顾右盼的大野,望着他在染上橘色的阳光之中笼罩了一层隐约的光辉:“不过,真好看啊,智君。”

“ふふふふふ。”

大野还是敏锐地注意到了樱井的目光和话中有话的意味,尽管未置一词、却笑着悄悄拉紧了樱井的手。两人无言地踏着铺满石子的道路,穿过狭窄的丛林。不久,眼前开始出现长长的一排绯红色的鸟居。

“这也太多了吧?千本鸟居。”

“听说数量其实有一万多个哦。”

“唉?!!”

樱井吃惊的沿着这仿佛望不到尽头的鸟居漫步,眼前望去尽是摄人心扉的红色:

“智君,这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啊?”

“不知道哦,不过会延伸到山顶呢。虽然我每次来的时候都只走一半就下山了,ふふふ。”

“只走一半?为什么啊?”

“因为……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是一个人走真的很没意思啊。不过,”大野转过身,冲樱井笑了笑:“今天想走完全程了,和翔君一起。”

“啊——智……”可恶,要是能一生都这样手牵着手、沿着这里走下去该多好。

樱井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尽管攥着大野手的那只手臂仿佛时刻在呼唤他“快点把大野智拉过来抱进怀里!”,但是为了不被送上头条,写上什么两中年男子在神社搂搂抱抱,他几乎是拼了老命才忍了下来。

 

“翔君的脸很红哦,没事吧?”

“没、没事!是夕阳照射的原因!”

“唉~是夕阳的原因,不是我的原因啊。”大野不怀好意的忍着笑,更让樱井慌张了几分。

“不不不……啊……可恶。”哪个才是正确答案啊!完全搞不清楚了。

樱井甩了甩头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这个看似天然的男友恶魔起来的巨大杀伤力。为了分散注意力,他悄悄观察着每个鸟居上刻上的黑字,那是这些鸟居捐赠人的姓名。

 

“唉、居然有我上司的名字,这个居然是他捐的吗?!”樱井诧异地拽着大野停下脚步:“旁边的……啊,旁边是他太太的名字呢。”

“哦~真好啊。听说很多人为了祈愿会来捐鸟居呢。”

“呐,智君……”樱井的声音突然柔和了下来,沉沉的唤着大野的名字。

“嗯?”

“我们也捐一个吧?”

“唉?我们?”

“嗯,我们。”

他执着大野的食指伸出手,在鸟居的红色柱体上顺着自家上司和他太太的名字划了个翔字和智字。

“啊~感觉真好。”想着想着,樱井便感觉有些小兴奋。

“笨蛋翔君,”大野空出一只手拍了拍樱井的洋溢着幸福的脑袋:“无缘无故就来捐鸟居不好吧,人家是为了祈愿……”

“我也是祈愿啊。”

樱井不服气的拽了拽大野。

“嗯?翔君要祈愿什么?”

“祈愿永远和大野智在一起啊。”

“……”

 

大野愣了半天,一副“实在受不了你”的表情破功笑了出来:

 

“你是小孩子嘛。”

“只有在智君面前是哦。”

“那智哥哥要拐跑你了,把你藏起来、让你神隐喽。”

“好啊尼桑~”

我会永远跟着你的。




——————

END.

————————————



一篇赤裸裸的混更(x


评论 ( 2 )
热度 ( 67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