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小魔法师

*A团山组 

  无左右

*睡前一杯白开水

  请勿带着智商阅读ww


*有年龄操作


————————————



1.


那个暂住在自己家的圆脸小哥哥其实是个魔法师——

这是只有樱井翔知道的小秘密。



2.


尽管那时的樱井翔还是个十多岁的小豆丁,细手细脚的,顶着樱井爸爸一手剪出来的可爱西瓜头,但他仍能清晰地记得初见小哥哥的那一天——


在自家和式的庭院玩耍的小樱井里摔伤了腿,膝盖处磨得流了血。不幸的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小小的樱井急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而正当他鼻涕快顺着下巴滴落下来的那刻,一只手掌就那么轻轻覆在了他的脑袋上。伴随着“没事吧?”的轻声询问,樱井慌张的抹了两下泪涕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小鱼一样的眼睛。


哦,还伴随着一股新鲜出炉的面包一般的奶香味。


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可爱的陌生人,便只见小哥哥俯身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摸了两下掏出一只削的只剩半截的铅笔指向他受伤的膝盖、慢悠悠把手腕晃了两小圈:

“现在可是男孩子长身体的年纪,要好好注意安全哦。”


话音刚落,樱井膝盖的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惊人地消失了。


“唉——?”

他诧异地看了看“fufu”笑着的小哥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顿觉自己这颗一向聪明的小脑袋里突然变得一片空白,只得木然地点了点头。


后来小小的樱井花了很久才明白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也是他第一次接触这个名叫大野智的小哥哥的魔法。



3.


不过,十几岁——

这可不仅仅是男孩子长身体的年纪,


更是男孩子情窦初开的时期啊。



当自家的父母和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叔叔急匆匆赶过来拉住小哥哥,并向樱井介绍说这是要暂住在我们家的大野叔叔和大野智哥哥的时候,樱井霎那间心跳的飞快,

比看到自己学校里那个匈牙利小姐姐冲他微笑跳得快得多。



可惜的是他还没能和小哥哥进行深一步的接触,就被接下来的钢琴课补习和接踵而至的课业打包带走了。好在临走前大野智还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冲他招了招手用口型说着下次再见。



4.


樱井家很大,大到小小的樱井翔要跑个半天才能跑到另一端,因而也就没再见到过住在家里那头的小哥哥。

只是他从家里的佣人那里套话打听到,这个大野叔叔是自家父亲的朋友,这次被父亲请来帮忙为家里空出的一间房的墙壁画上壁画。由于据说需要耗时许久,大野父亲就索性决定住在樱井家了。

“而且大野夫人好像是去国外照看她们家留学的女儿了,大野先生说让调皮的儿子一个人在家不放心就一同带过来了。”女佣收拾这樱井房间里散落一地的衣服袜子,又猛然间起了兴致的问道:“怎么了,小少爷对大野家这么上心?”

“啊……没有…………就是家里突然多了陌生人有点在意而已。”

“哦嚯,是吗。”上了年纪的女佣不刻意笑了笑:“不过小少爷你要是想去找智先生玩的话,最好是挑下午您午睡那会,我看他这时候一直在庭院那儿画画的——”

所以怪不得一直碰不到,原来他出来活动的时候自己都在睡觉啊。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要学习了。”


樱井翔红着脸把佣人赶了出去,转身跑到自己装宝贝零食的盒子里摸索起来,暗暗想着拿点吃的当作礼物去见他是不是不太够诚意。


不过这事要是被女佣知道了会出大事的,

毕竟在樱井家,樱井小少爷主动把食物让给别人可算得上是个超难得的大新闻了。




5.


最后揣着几包他的宝贝糖果,樱井惴惴不安地摸索到了中庭,果不其然看到一个坐在廊边抱着画板、面对着眼前满目植物涂涂画画的侧影。

秋天下午的阳光打在专心绘画的大野的头顶和挺拔的鼻尖,仿佛给这个小少年镀上了一层不可言说的荷尔蒙。

樱井翔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他攥着糖果的手都出了汗,踌躇着不知该不该打扰这一幅宁静的场面,但内心的鼓动又催促他上前去搭话。

    

“翔君今天没睡午觉吗?”

“啊……”

结果还是被对方敏锐地发现了。

樱井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踩在老旧的地板上吱呀吱呀的,最终站到了慢慢转过来的大野身边:

“这个……糖……给你,大野桑。”

该死的伶牙俐齿怎么就刹那间不见了踪影,樱井翔懊恼地甩了甩头,把握着糖的手伸了出去。

“fufufu、谢谢翔君。”

大野智微笑着从他手心里挖过一小堆糖果,指尖擦着樱井的掌心让他不禁产生一种被猫咪挠了一下的错觉、

痒痒的,从掌心一路痒到心底。


“大野桑在画什么?”好奇的樱井伸头去看,被放置在地上的画纸上描绘着有些抽象的图案:“这是……什么啊?”

“唔,这个啊、”大野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把画纸拿了上来:

“我喜欢什么,它就能变成什么哦。”

“唉?”

对于樱井的一脸懵逼没给出更多的解释,大野只默默掏出了他此前治好樱井膝盖的半截铅笔,嘟嘟囔囔念了几句难以听清的话、又把笔尖放置在画纸上方绕了那么两下——

“你看。”


“?!”

纸上杂乱的线条像动画那样慢慢散开又重组,樱井目瞪口呆地看着它们最终整合居然成了新的图案:


是一个小小的大眼睛男孩,穿着眼熟的tommy家的T恤,

是的,不管怎么看都是他自己。



只是在樱井质疑这是如何做到的之前,他率先想到的却是大野智刚刚的那句话:

【我喜欢什么,它就能变成什么哦。】


小小的樱井少年感觉自己的心肝上被重重开了一枪。



6.


“所以……兄さん是个魔法师吗?”

聊没几句,樱井对于大野智的称呼自然而然地从大野桑变成了兄さん,后者也毫不介意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嗯、fufu。都是曾经从我去世的祖父那里学来的,听说父亲他倒是一直学不会这些东西呢。”

对了,翔君要替我保密哦——大野比了个叉的手势说。

樱井翔乖巧地点了点头,对于对方的崇拜之意不由得更深了一度。

尽管十多岁出头的樱井家长男此前一直自诩不相信鬼神和魔法这种东西,然而在经历过两次亲眼目睹大野的“施法现场”之后,仍旧保有童心的小少年转而对此坚信不疑了,甚至还有点好奇心爆表:

“那、兄さん,我也能学魔法吗?比如那种可以让人长高的魔法?”

“fufufu,大概不行。不过想要长高的话,多吃棉花糖就可以了喔。”大野思考片刻,沉下了嗓音:“其实祖父以前说过,被家人以外的人知道自己会魔法这件事本身就是禁忌呢……但因为是翔君,所以我就……暂时破例一下了。”

暂时?

樱井心里咯噔了一下,但看到大野仍旧淡然地面不改色就也没太在意,转而继续询问着:

“那兄さん方便展示一下别的什么魔法吗!”

他忍不住兴奋的想看更多,大野却突然皱起了一张圆乎乎的脸,撇着八字眉地说道:“我没怎么好好学呢,记不得太多咒语……”

“唉……”

“啊、对了!”看到樱井翔的神色突然暗淡了下来,大野赶忙拍着脑袋说:

“我还记得一个哦!翔君跟我来,我带你去看。”



7.


把他领到了绘着半幅壁画的空房间后,大野智悄悄拉上了门。


“啊,这个屋子是……”

樱井环顾四周,空荡荡的空间里唯有一面墙壁上未描绘完的一整幅树枝显得尤为显眼。

“是我父亲负责壁画的房间,现在进行了这么多了。”大野指了指整面墙画着的褐色树枝:“听说这里是要准备给你未来的弟弟或妹妹的呢。”

“是喔,”想到近来挺着大肚子又抱着自家小妹妹的母亲,樱井不由得笑了起来:“我又要当哥哥了。”

“fufufu、我在家是末子所以不太能理解啊,不过长男的话一定很辛苦吧。”明明翔君也才这么小呢。

“也还好啦,就是……得把好吃的都让给妹妹这一点上有点不甘心。”被完全当作小孩子看待的樱井撇了撇嘴,想着如果那个调皮的妹妹能像大野兄さん这样乖巧可爱倒也就罢了。


“那,给这样辛苦的翔君的奖励——”

大野神秘地笑着拍了拍他的头,故弄玄虚地把樱井往后拉了两步,面对着那面大野爸爸细腻的笔触所勾勒出的树枝正经地清了清嗓子:

“就让它提前开一次花吧。”


又是那只熟悉的铅笔,笔尖轻轻从墙画表面擦过的瞬间——


樱井翔倒吸了一口冷气,僵在了原地。


墙上零零落落的枯枝之中刹那间逐个冒出朵朵花苞,一眨眼便绽放出了满树烂漫的繁盛樱花。甚至随着大野智的手势不断游动,整面墙上刚生出来的樱花花瓣如同落雪一般开始疯也似的飘落。

那是他在现实中从未见到过的盛景,如今动态的展现在小小的一面纸墙上。樱井已经连一句感叹的话都说不出了,唯有眼前满目的落樱深深映刻在他那双时常被人夸赞的眼瞳深处。


然而,大概是魔法在逐渐失效,片刻后,樱花开始渐渐消失匿迹,原本的枯枝渐渐再次显露出来。在墙画即将回到原本的样子时,耳畔突然传来了大野的低语,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小小的樱井翔着了魔似的心中一沉、


他说:


“这是只为翔君而开的花呢。”



8.


就是在那一刻,懵懂的樱井觉得他真真切切的被大野智的魔法迷住了。

那是个在悄然之中释放出来的、

让他彻底陷入恋爱的魔法。



从那天起,樱井便时常背着父母,偷偷趁着午睡时间抓起一把糖就往中庭跑。

大部分时间大野都是在的,或是在画画或是在打盹,看到他来之后便悠哉游哉地给他变点小戏法,偶尔聊一聊男孩子之间的小烦恼。总之,这段闲适的时光成为了学业繁忙的小樱井生活中一丝难得的慰藉。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亲近的几个佣人,只不过她们一直单纯的以为自家的大少爷是因为难得有了和年龄相近的治愈系小哥哥玩乐的机会、才会玩心大起主动打破自己规划的午睡时间表,

可这些上了年纪的佣人们,谁又能嗅到这之中漫溢着恋爱的酸臭味呢。



可惜好景不长。

随着樱井妈妈的肚子日渐膨大,临产期将近,大野父亲的所作的墙画眼看着也即将进入尾声。

正当家里的人们都沉浸在新的小宝宝即将诞生的喜悦中,再一次成为准哥哥的樱井翔重心却没有放在将要到来的小弟弟或小妹妹身上。

思春期的小少年一天比一天焦虑,忍不住掰着手指头数着心尖上的小哥哥还能再自己家呆上几天。



9.


从走廊间一路小跑穿过,樱井甚至听到一旁几个女佣商量着给大野父子开个送别会的事宜,更催促着他加快了脚步。

但今天的大野智并未乖乖呆在廊檐下画画或休息。樱井找到他时,后者正背着手像个上了年纪的爷爷一般绕着庭院里的景观树下漫步,时不时捡几片叶子用那根半截铅笔小魔杖一晃,就让树叶在手上幻化成了纸做的小鸟抖着翅膀飞上了天。


樱井翔收回神拍了拍脸,攥着手心里被汗水包裹的东西大步走上前去。

“兄さん……要走了吗?”

“嗯。”大野背对着他,声音难以捉摸的模糊:“刚刚父亲过来说墙画已经完成了,明天一早就回家。”

“不可以多呆几天吗……”

“fufu,没有待下去的理由啊。”

“我不能成为你的理由吗?”

樱井抬高嗓音质问道,随即绕了一圈来到了大野面前,抬着头坚定地望向小哥哥,这才发现对方的表情远比自己还要落寞。闻言,大野只是默不作声地勾了勾唇角,这让本就急切的樱井翔心中更是火上浇油,下意识头脑一热就拉住了他的袖子:

“兄さん!我……我对你——”

“嘘——我知道的。”

大野立刻伸出手,用掌心捂住了樱井的嘴唇:“翔君,闭上眼睛。”

樱井愣愣地点了点头,渐渐阖上双眼。和脸颊上升起的燥热相比,他的脑海却是里一空白。大野似乎把脸凑近了些,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喷洒在樱井的前额上、然后热源慢慢贴了过来。

紧接着,他感受到遮住嘴的手被轻轻移开,取而代之的突如其来被撩起前发的额头上柔和又湿软的触感。

——他心心念念的小哥哥,亲了他的额头。

但是,

没等他从这个短暂又青涩的亲吻之中反应过来,樱井便感觉到脖颈的位置被什么尖细的东西抵住了。

?!


“等——”

“再见了,翔君。”

大野那像是哄着孩子睡觉一般温柔的声音从耳畔传进脑海中,樱井只用一瞬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下一瞬——


“你就什么都不会记得了。”

望着摇摇晃晃的小少年突然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扯住了自己的一只手,大野喃喃说道。




10.


“哎呀欢迎回家!真棒呀,翔少爷今年长高了不少啊。”

“那当然,今年我可吃了数不尽的棉花糖。”

“棉……棉花糖?”


女佣拎着行李箱,望着时隔一年从大学返家的自家大少爷得意洋洋的神情,好奇的歪了歪头。

染着一头惹眼的金发的樱井翔只是笑了笑,完全没有准备解释的意思:“行李就麻烦帮我搬进房间里吧。”

“啊……关于您的房间……”女佣顿了顿,默默把樱井带往了另一个方向。

“怎么了?”

“您这近几天恐怕要住在客房了。您父亲最近请了人,要在您的房间画幅墙画来装饰一下。”

“你说……墙画?!”

“是啊……”

“……!”

“唉?翔少爷?您去哪儿?!”

望着自家大少爷肩包一扔火急火燎转身往回跑的背影,女佣叹着气捡起丢在地上的小包裹,感叹着年轻人可真是有活力啊。



11.


樱井翔深吸一口气理了理刘海,确保自己的形象没有被方才焦急的冲刺破坏,才缓缓拉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翔君,好慢啊。”


房间内阳光通透地洒落在榻榻米的四处。宽敞的和式空间里,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在矮梯上扶着墙壁,手里还执着一支沾了粉色颜料的笔。

樱井伫立在门口,望着那个人有些晒黑了的脸庞,又看了看墙上稀稀落落的树枝和几多刚涂上的樱花,高兴的笑开了。

“路上耽误了些。久等了,我的大魔法师。”

他走上前去伸出双臂,握住大野智的手,将他从梯子上拉了下来。

“等你这么久,你要赔偿我,巧克力蛋糕。”

“没问题,两块。话说回来,智君是不是瘦了些?”

“fufu。没有啊,在翔君家里吃的可好得很呢,真怀念啊。”

大野抬起头,盯着如今已经比自己高了些的樱井翔皱了皱鼻子:“欢迎回来,我的小樱花。”


在和煦的阳光下,他们的目光重叠在一起、又同时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亲的就不只是额头了。


而两双交错的手上,分别戴着相同的一对戒指,在未完成的半幅樱花树壁画前熠熠生辉。



12.


大野仍旧能够回忆起七八年前他想要动用点魔力抹去樱井的记忆的瞬间,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握住、

接着,手心里就被塞进了一只银色的圆环。


那刻,伏在自己胸口处的樱井翔艰难的冲他说:


“如果智君成为了我的家人的话,就可以不用忘记这些了吧。”


大野智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一个比自己小了不少的小豆丁求婚,

他更没有想过,自己竟然就那么自然而然地答了句,


“好。”



13.


“要不是我脑子好使,现在智君早就是别人家的魔法师了吧。”

樱井翔把两块巧克力蛋糕摆在大野面前,看着他挥着那一小截铅笔——也可以说是大野智独特的魔杖——把远处桌子上的叉子隔空移过来。

“嗯嗯嗯,翔君说的都对。”

可惜这个甜食系男子根本无心听自己夸耀他灵活的脑袋,一门心思扑在了他好不容易抢来的限量版巧克力蛋糕上。

“不过,还要劳烦智君给我的房间画墙画什么的……根本没有必要嘛。马上毕业之后我就得搬出实家了吧,应该留着精力画我们的新家才对嘛。”

“……”

大野咬着叉子,瞥了一眼摸着嘴唇兴致勃勃开始规划起未来的樱井,无奈的笑了笑:

“那到时候就用魔法,像以前一样的那个,变一墙樱花出来就好了。”

“什么啊,那个说是‘只为翔君而开的花’,”提到这个,樱井的郁结便从心底跳了出来:“虽然当时害得我心动好久,但是现在想想那个花一眨眼就没了啊,智君这个魔法也太弱了吧。”

“都说了我没怎么好好学过嘛!”大野嘟着嘴抱怨道。

“那这样说,我可是比智君更加厉害的魔法师呢。”樱井灵机一动,指着自己的胸口处笑得露出了牙齿:

“你看,你为我变出来的樱花瞬间就凋谢了——”


可是你的这个樱花先生,我会让他一直在你身边。





————

END.

————————————



嗨呀,今年最后一篇文,

一个长长的白开水,

还是个早恋故事,好孩子不要学哦(x


最近补了HP的电影,脑洞最初也是由此形成hhh


觉得罗恩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从小可爱长成了大苏神,男友力简直太戳,

各种小细节简直苏爆了

鲁伯特一定是吃可爱长大的(。



对了,补一张相关度不高的图,

(笑)
(图源by my梨

评论 ( 19 )
热度 ( 285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