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先生,可以给你拍张照吗?

*a团 山组

*睡前小甜饼

*学摄影的感想(。

————————————


1.

背着重的要命的相机跟着相叶雅纪走进餐厅的时候,大野智的内心是崩溃的。


“今天来拍摄人物吧、O酱。”

相叶一拍手,把任务布置给了他,自己却悠闲地找了个空位置坐下。

大野端着相机地手有点哆嗦。

餐厅里三三两两是聚餐的人,想也知道谁也不愿意吃个饭的时候被自己这种‘不速之客’擅自偷拍。只要一想到自己举起相机会得到他们的白眼,大野就想立刻丢下相机拍拍屁股甩手不干。


“真的要在这里拍吗?不需要事先跟他们打声招呼——”

“没关系没关系,练习而已,之后就会删掉嘛!不用顾及这么多。”对大野地顾虑,相叶雅纪回以一个自信地眼神并冲他数了数拇指:“O酱拍自己想拍的人就好了。”


……

不、我根本就没有想拍的啊?

是谁说出画集的话最好在里面加上一点自己的摄影作品?

还派给我相叶这个不靠谱的摄影老师?


大野智瞬间对人生感到了绝望。

他嘟着嘴举起相机,沮丧地把它调成新手用的自动模式。



2.


老实说,大野智二十多年地艺术生涯里从未遇到过如此灾难。

谁能想到相机是个这么难以调教的玩意?

时不时就对焦对到奇怪的地方,时不时画面突然疯狂变亮,时不时按下快门后还会卡顿,完全不比他的画笔画纸们那般温和可人。

还有,这相机的体积也太大了点吧。带着它招摇过市,想避人眼目都难。


但在相叶炽热的视线的督促下,他只得硬着头皮在餐厅里来回晃了起来。

毕竟这可是自己画集的编辑亲自找来的老师,万一忤逆他说不定出画集的梦想也会跟着泡汤。

“唉……”

认命。



3.


有不少食客注意到了大野这个形迹可疑的男人,甚至有些还和身边的人议论着、对他指指点点。

大野只能故作自然地避开人群,拍一些不会对他翻白眼地白色柱子和桌椅。但是,相叶那“拍人呀,O酱拍人!”的指令不断地侵袭着他的耳朵,致使他鬼迷心窍一般、索性就心下一横,捧起镜头就对准了吃饭的那群人。

我只是练习,只是练习,拍完就删。——大野智此刻恨不得把这句话打印下来贴在额头上。


他先是冲着几个中年大叔对准了焦,也不在意对方有没有看向这边就飞快地拍摄。待图片刚刚成像完成,他看也没看就让镜头一转,径直指向下一个目标——

的那一刻,

大野的手顿住了。



4.


相机屏幕上显示出一张好看的脸。


大野悄然拉近镜头,那人棱角分明的面貌便清晰地出现在镜头中。

“真帅气啊。”

他不由得感叹了一声、并重重按了下快门,想要把这个年轻男人上挑的眉峰、微笑着的红润嘴唇、尤其是那双神威凛凛的眼睛尽数记录下来。

咔嚓。

拍成后,他低下头,有点小得意的调出照片查看自己的作品。

咦?

看到照片的一瞬,大野猛然抬起头,紧张地望向男人的方向——

对方正一手托着腮眯起眼睛,饶有兴致地冲他微笑。那笑容和相机里拍下来的表情如出一辙。


啊,偷拍被发现了……

大野智赶忙移开视线,攥紧相机机身变了个角度,背对着男人直勾勾望过来的视线。

全身好想要烧起来一样似的发着烫,他能明显感觉到热度已经烧上了耳根。不知这慌张的心情里有几分是由于偷拍的罪恶感、又有多少是由于其他的原因。


然而当他又将镜头对准其他人时,他们无一例外露出了嫌恶或闪避的表情,拍下来的照片更是不尽人意。饱受着众人消极意义上注视的大野,没过多久便灰溜溜地回到了相叶坐着的地方,把相机地给了他。

“O酱拍好了?”

“拍好了……”勉强算是吧。

“啊,我看看哦——”

相叶一张张浏览着大野随手拍下地作品,时不时遗憾的摇摇头。

“我拍的很差吗?”大野靠着走廊坐到了他对面,黯然地问道。

“也不是说差,就是……嗯……太普通了点?”

“所以说我本来就不是这块料嘛。”面对相叶满含温柔的点评,他叹了口气,开始无聊地摆弄着自己沾了不少颜料的手指。


正当他突如其来被相叶的一声:“这张!这张拍得好!”的大吼吓得心脏狂跳时,肩膀传来了被拍打几下的感觉。

看到相叶说的正是先前拍的那好看的男人时,大野边腹诽着确实拍得好因为人家长得就好,边慢悠悠转过身去——

“啊、”

眼前是一张放大版高清纯天然的帅气脸庞,只是严肃的表情和镜头里的截然不同,但正是先前的那个男人。


大野倒吸一口冷气,心想着是该先道歉承认偷拍比较好还是先抢来相叶的相机把照片删了比较好时,男人却背着手直起身子笑了起来:

“失礼了。”

“唉?”


咔嚓。


一切都在刹那之间完成了。


等大野从他富有磁性的嗓音中回过神来时,男人已经面带笑容地把他方才猝不及防从背后掏出的手机塞进了外套的口袋里。

简而言之,大野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对方用手机拍了照,

还是在他日常发呆的时候。


“这是回礼。”



5.


男人说完,意味深长地盯着大野又看了许久,才称心地转身准备离开。


也就是在这时,大野地反射弧一个回弹、使他眼疾手快地逮住了对方,在其诧异地眼光中小声地问道:


“先生,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了……我能给你拍张照吗?”

“噗……哈哈哈,”男人约是被他小心翼翼的神情逗笑,指了指呆在一旁的相叶手里的罪恶之源相机:“你不是已经拍了吗?”

“不,我是说、我是说想正式的给先生你拍照,放进我的画集里。”

“唉?!!”

还未摸清楚状况的相叶在两人之间来回试探了几次,也没能弄明白情况。但他万万没想到大野居然这么快定下了摄影的目标,而且随随便便的就提出了请求。刚想添句话提醒大野雇人至少要走个程序什么的,却发现那边两个人的氛围完全不是自己可以融入的状态。


“为什么是我呢?我看你刚刚拍了不少人吧。”

男人兴致盎然地摸了摸嘴唇,上下打量着大野问道。

“因为……”大野陷入了沉思,组织起语言。

“嗯?因为什么?”

“因为——”

因为你好看啊!

想不出别的什么托词,大野索性说了真话。

然而和预想中男人对这个唐突地回应感到愤怒不同,他反倒是笑得更加灿烂了。那饱含笑意地眼睛用璀璨来形容都不为过。

他点了点头说:

“好啊。”

我觉得你也很好看,

尤其是刚才发呆的时候。

“适合做待机桌面。”男人补充道。



6.


新晋画家大野智的画集意外的在短时间内被一抢而空。

相叶雅纪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大跌眼镜。听说是画集中精妙的绘画作品和拍摄作品里时常出现的迷之帅气男人共同促成了这个结果。


他喜出望外地打电话过去想送上几句祝福,顺便问问画集还有没有剩能给自己的,但——

“O酱!我是相叶!”

“……相叶?”

接电话的人明显不是那个声线软糯的大野,而是一个好像在哪里听闻过的、低沉还带点刚睡醒似的慵懒的嗓音。



——唔、aiba酱吗?换我来接吧。

——“aiba酱”是谁啊?和智君很熟吗?

——fufufu、非要说的话,你也见过的吧。

——唉?~什么时候啊?


在电话话筒移交的过程中,相叶不慎听到了以上这样的对话。


当熟悉的大野智的用模糊的不得了的声音唤着“aiba酱吗?”的时候,

相叶“啪”地一下挂断了电话。



早上要吃点有营养的东西,

所以狗粮这玩意,相叶雅纪是拒绝的。




END.


————————————


临时起意码出来的小甜饼。


是这样的w

今天部门在食堂里教我们用单反,

全程一个大写的尴尬。

和我一组练习的妹子偷偷拍了一个陌生的好看的小哥,小哥注意到了。

后来小哥要离开的时候、顺路过来拿手机拍了张妹子的照片,笑了笑就走了,妹子还全程懵逼。

嚯。


我,一个大写的 吃瓜.jpg 。

评论 ( 33 )
热度 ( 263 )
  1. Satoshi家的鱼FlAG菌 转载了此文字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