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大野先生的绘画补习班

*A团 山组

@飘沐 的点文(比哈特

*上天没有给我点亮起题目的天赋啊(叹气

*补习班主题

                     虽然是一对一补习班(。        


————————————


1.


“对不起,我来晚了!今天忘带伞了。”

挎着湿漉漉的包,樱井翔急匆匆的刚一打开画室的门,就满脸歉意地冲画室深处鞠了鞠躬。

“没有哦,时间还早呢。”

没等樱井抬起头,干燥的毛巾便被轻轻搭在了他经受雨水而粘在一起的柔顺黑发上,紧接着感觉到一只手通过毛巾缓慢而温柔地揉弄着的头发:

“翔酱跑过来的?都淋成这样了,感冒了可怎么办,明明说一声不来了就好了。”

“没事!我有在锻炼,身体很强壮的。而且即使感冒了也不会影响学业……”

“我又不是担心你的学业,”伴随着有些无奈的叹息声,毛巾被拿了下来塞进樱井的手中。毛巾的主人又意犹未尽似的笑了笑,伸出手揉了两下他软趴趴的头发:“我是担心你的身体啊。”

“啊……大野老师……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让你担心了……”樱井攥紧了手中的毛巾,暗暗试着平复怦怦直跳的心情。

“那下次就不要做让我担心的事了哦。”大野智笑着收回手,指了指画室里一块画板:“擦好头发烘一烘衣服,我们就开始上课吧。”



2.


樱井即使淋个透湿也要赶过来上课的理由再简单不过。——只是一个18岁年轻人恋爱的那点小心思罢了。

说白了就是,

“因为喜欢大野老师啊,所以淋湿了也想赶来见他。”



3.


磨磨蹭蹭地终于通过大野的暖气机把自己的衣服烘了个半干,樱井才坐到了画板前,却对着画板上自己上次留下的作品愣了许久。

“我怎么画的这么差……”

“fufufu,你还有自觉啊。”

大野穿上沾了三两点颜料的围裙凑了过来,毛茸茸的棕色短发从樱井鼻息旁掠过,一股不易察觉的奶香味就那么赤裸裸的钻进他的鼻腔,又扩充到大脑和胸口中,

大野智是奶香味的,

大野智是奶香味的!

樱井的脑海里鬼畜循环着这几个大字,使得他已经完全无法分心去听大野在对他的画评论些什么了,只想多吸两口这毒一样让人上瘾的恬淡奶香。

“翔酱、翔酱?你在听吗?”

“啊,嗯嗯,在听。”

被大野断断续续的唤声拉回现实,樱井为方才自己脑海里的痴汉行迹感到非常羞耻,偷偷捏了捏自己红透的耳朵。

“说实话啊,我一直想问,翔酱画的这是什么呢?”

“唉?”

“是长了眼睛的仙人球还是长了毛的雪人?”

“是……龙猫……”

不出预料,樱井立刻便领略到了大野努力憋笑的表情。



4.


樱井翔的朋友们从未想象过这个优等生会牺牲高三放课后的大好时机去学画画。

在遇到大野智之前,樱井本人也是这么想的。而让他把数学补习和背诵英语一口气推到【补习画画】之后的动力,就是这个大野老师。


原本是准备在学校附近找个数学补习班来拯救一下自己略微下滑的成绩的樱井,好巧不巧就碰到大野抱着一大堆看起来是没发出去的绘画补习班传单徘徊在路边,又好巧不巧和对方对上了视线。

天知道樱井在被那有些困倦又有些可怜的眼神盯上的时候心跳得有多快,好像太阳穴旁边被谁重重砸了一击,然后推动着他跑上前去:

“请问我可以拿一张传单吗?”


一个大好少年从此就这么陷进这个发传单的小先生身上了。



5.


“翔酱为什么会想来学画画呢?现在正是备考的紧要关头吧?”

在紧贴着樱井告诫他如何勾勒出流畅的线条的途中,大野突如其来的在他耳边发问道。

“啊……这是因为……呃……”

被问到冷汗直流的樱井支支吾吾半天也编不出个像样的理由,往日里好用的脑子在面对大野的时候一下子就钝化起来。

毕竟,“想接近你啊”这种理由自然是万万不能说的。

片刻,他突然灵光一闪来了个反问:“那大野老师为什么会喜欢画画呢?”

“唔?大概是因为……”大野被问的一愣,若有所思地缓缓直起了腰:

“一切想要而得不到得不到的东西,画给自己就好了吧。”


后来,樱井花了很久去参透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直到冬天临近,他的高中生活即将走到尽头。



6.


大野智突如其来的对他提出了补习终止的预告。


“虽然没能帮助翔酱提高多少画技,”

最后那节课的时候,大野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着那条满是颜料的围裙,而是裹着宽厚的休闲线衣,怎么看也不像是要教樱井画画的样子:

“但是,我们的补习就到此为止吧。”

“……唉?”

樱井还未把包放下便愣在了画板一旁。

“快要考试了吧,翔酱。”

“………”

大野只是微笑着说了这么一句,樱井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等一下大野老师,我说过了不会影响我的学业……”

“不行呢,抱歉,我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如果真的耽搁了你的学习的话。——大野补充道。说罢,还fufu地又笑了两声。

对着他笑得翘起来的柔和眼角,樱井却顿时感觉身体冷了下来。

“那就是说,以后再也见不到大野老师了吗?”

“怎么会。”

出乎意料的是,大野摇了摇头,令樱井再次激动地差点屏住呼吸。仿佛被他显而易见的紧张反应逗乐了似的,大野像往常一样轻轻揉了下他的头发:

“今天要给翔酱布置一个作业。”

“作业?什么……?”

“绘画补习班除了画画还能有什么作业?”

大野故作疑惑的扫视了下樱井的全身,轻轻嘟囔了一句“你这样上考场真的没问题吗”,而后又特地添了两句:

画什么都可以哦。

给你的时间很宽裕,所以在成绩出来之后再来交给我吧。



7.


毕业典礼的那天,樱井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大野了。他布置的作业,樱井也只是草草有个大致的想法而已。


“好像很久没看到你放学后赶去画室学画画了?”和同学兼好友二宫和也一路躲着来要扣子的女生时,二宫不经意间问道:“没想到你还对画画还这么上心,明明没多少艺术天赋呢。”

“啊是啊,我本来就对艺术不怎么有感觉嘛。”听出好友话里的槽意,樱井撇了撇嘴,转而又换上一副骄傲的表情:“不过我的老师画画可厉害的很。”

“所以到底是谁啊?”

“虽然你可能没听说过,叫大野智哦。真的超——厉害的!”

“唉?你等等,等下,大野智?!”

二宫猛地拉住樱井,扒着他肩膀诧异地问道:“你在那个大野、那个超有名的大野智那里上课?”

“超有名?”

回想起大野除了画画时之外总是有些散漫的样子,樱井表示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和“名画家”的形象结合在一起。

“这个人可是开了好多次画展,场场都是好评如潮人数爆满啊,虽然你平常也不关注这些就是了。不过之前是有说他开了绘画补习班,但消息没传出去多久就爆满了呀,翔君,怎么报上名的?”

面对二宫鄙夷的目光,樱井笑了笑摆了摆手:

“不,我想我们说的应该不是同一个大野智?我的老师他个子矮矮性格软软的——”

“……是这个人吗?”

二宫掏出手机在浏览器上快速打上大野智三个字,跳出来的几张图被二宫放大摆到樱井的眼前。

“……是……”

樱井顿时哑口无言瞪大了眼睛。

画面里那个西装笔挺、发型装束都打理得毫无瑕疵的圆脸男人,怎么看都是一个多月前还穿着破旧的围裙在小教室里给他上绘画课的大野智。



8.


再次见到大野智的时候,樱井来到事先和他约好的那间画室。

彼时,樱井已经将自己高中时期的黑发剪短了些,染成了耀眼的黄色。


像往日课余后赶来画室一样,他在推开门时,大野智已经靠着墙边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抹上深色颜料的手指在等他了。

闻声抬起头,多半是没想到樱井染了个这么跳脱的发色,大野吃惊的张了张嘴,最后抿嘴笑着说道:

“很好看。”

“谢谢。”樱井一手摸了摸头发,一手抱着画进入画室,将自己涂涂改改许久才糊好的画摆在了大野面前的椅子上:“好久不见了,大野老师。”

“fufufu,好久不见。那……就来验收一下翔酱的作业吧。”

大野拿起卷好的画纸拆了开来,映入眼帘的是樱井一如既往简朴的线条,只是上面的内容相当的眼熟。

“唉?”他看了看画又看了看樱井,纳闷地苦笑了起来:“画的是……我吗?”

画中并非樱井一如往常由直角构成的图形,而是有着圆乎乎轮廓和下垂眼的人物。

“嗯,是的。”樱井深吸一口气,大方地承认下来:

“‘一切想要而得不到得不到的东西,画给自己就好了’,这话可是大野老师说的。”

他知道大野智一定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可是,没有预期中对方疏离地回绝,大野虽洋装淡定地摸了下鼻子,但红透的耳朵明白地显示出这个人此刻内心的动摇。

“……不愧是翔酱,记性真好啊。”

“只要是有关大野桑的事,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闻言,大野有些不好意思的抹了抹脸:

“不过,这样的话,这幅画就完全不需要存在了。”

“啊……?”

难得一次没能跟得上大野智思维的樱井,只得愣愣地看着对方皱着红透了的脸、断断续续地小声吐露出内心的想法:

“笨蛋翔酱……谁说你画的这是得不到东西了。”



9.


至于樱井为何报的上大野火爆的绘画补习班,原因也再简单不过了。

本来大野传单都没发出去几个就被通知已经被报满了,但是……

谁叫这学生长得好看呢。

所以破格为他特别设置一个一对一课程,也是情有可原的,

对吧?








END.

————————————


中间断断续续改了不少,

最后已经搞不成一篇连贯的文章了(瘫一会

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码字的时候室友还时不时跑来晃荡,真是培养了我右上点叉的手速


*有bug请提出







评论 ( 13 )
热度 ( 226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