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出租男友(4)

①在这

②在这

③在这

 

④在……

呃,就是我啊(滑稽.jpg

 

————————————

 

 

10.

 

有位自认为精神造诣不低的人曾言,“当人心中有愁绪的话不如去钓鱼吧”。

哦,这个人就是大野智。

你看,钓鱼可以培养人的耐性,磨平人的戾气——

总而言之大野智他突然就是想去钓鱼了,

并且也确确实实地这么做了。

 

为了调整心情,大野智短时间出海了好多次,这回更是在海上足足漂了15个小时,也目睹了海湾大半天的晦明变化。

当他提着自己的宝贝钓竿,拎着收货寥寥的水桶迎着回到港口时,面对着水桶里那两三尾蔫儿了下来的鱼深深地叹了口气:

“最近总是钓不上来呢。拜托船长你下次选个丰饶一点的水域吧,这边的鱼是不是都被我们钓光了啊。”

船长对于大野强行推锅的发言表示自己无辜的很。

首先鱼长了尾巴不就是用来游来游去的吗,哪有这么容易被钓光啊。其次——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最近大野桑钓鱼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船长一边收拾着船上散落的零碎部件,一边坦然的指出自己的看法。

“啊——有吗?有这么明显?这可糟了。”

这可真的糟了。

其实大野智本人也明白自己最近怪怪的。

平常为了休闲时画画点画、画到一半突然发现本来设定为妙龄少女的图被自己无意识之间涂涂改改修正成了端正的年轻男人;夜钓的时候盯着天上的星星却怎么也赶不掉脑海里映出的一双比夜空更深邃的眼睛;对电视里炒的火热整天蹦蹦跳跳的女孩子怎么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一个奇怪的矛头。

无需多言,大家心知肚明,就是那个让大野智不禁重复了多遍“好帅啊”的樱井先生。

 

啊——怎么又在想他的事了。

大野智晃了晃小脑袋上了岸。

 

“那船长,我就先回去了。”

“好嘞,路上小心喽大野さん。”

“嗯、谢谢,ふふふ。”

 

把钓箱草草的收拾好之后,大野整理鱼饵时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他把自己的手和手臂翻来覆去的看了个好多遍,随即一丝凉意从背后席卷而来。

“完了、这下绝对要被nino骂了。这下子会有女孩子要我这种晒得快脱皮了的大叔做假男友才怪吧。”

他把自己的手臂往棕色的裤子上一比,竟然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差别。

仿佛已经能看到二宫名正言顺的扣他工资时勾起的嘴角了。

“嘀——嘀——嘀————”

没给他一丝想出托辞的时间,大野的口袋里手机就开始卖力的叫了起来。他在裤子上抹了两下还沾着些许海水的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唔、不会是nino吧,也太巧了——嗯?”

心跳倏地猛增。

 

来电人那一栏,分明写了【樱井 翔】——三个组合在一起就能直击他肾上腺素的大字。

 

 

 

11.

 

 

樱井把车找了个位置停了下来,表上的指针所显示的比他预计的要早了一刻钟。

「抱歉樱井さん,我这边出了点状况,可能还要十几分钟。——大野。」

啊——

这下要等更久了。

 

这次樱井是来接大野智去家里吃饭的。

理由非常简单,无非是樱井家的母亲催促着女儿带男朋友到实家里坐一坐聊一聊,丈母娘想见见女婿又有什么理由好拦着?难以推脱的樱井舞便也照实向樱井翔坦白,希望他能把大野智请来再演一出戏。

当然,近乎不抱希望的樱井舞完全没想到自家哥哥当机立断的就答应了下来。

“联络他就交给我吧,你和爸妈定好时间就行。”

“真的……没问题吗,兄ちゃん?”

 “嗯?”樱井撑着下巴义正言辞的反问道:“你觉得是你对爸妈谎称刚带过来见过没几天的男朋友这就吹了问题比较大、还是再把大野さん请来一次问题比较大?”

“啊啊啊、就听你的了兄ちゃん,全听你的!”

樱井舞权衡片刻,服服帖帖地果断答应。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

 

樱井翔从副驾驶座位上抽来张报纸,上面排满了密密麻麻时政新闻。

“唔——英国脱欧了啊、”

报纸的版头被这条消息占领,樱井不由得感叹着自己可是正处在历史转折点的中年男人啊,因此感到昏沉了数日的头脑顿时兴奋许多。

尽管此刻更莫名让他兴奋的是,不久之后他就能再见到大野智了。

“咚咚、”

看吧,想着想着人就来了。

车窗被轻轻敲了两下,樱井急忙打开了车门让从窗户向内张望的大野智坐进了后座。

啊、什么啊,要坐后面吗。

樱井翔随手把报纸丢到了今早还特地被他调整好舒适的角度的副驾驶座上。

 

“啊——这里真凉快啊。翔君开了空调?”大野智一边摘下帽子一边用手给自己扇着风道。

“嗯,大野さん觉得冷吗?冷的话我可以把力度调的小一点哦。”

“ふふふ抱歉,因为怕把你和小舞搞混,我就擅自称呼你为‘翔君’了啊。”

“唉?”樱井一边搜寻着车里先前囤积的水,一边回应道:“没关系哦。我不介意,毕竟大野さん比我还要年长嘛。”

我也想叫你智君啊——

樱井的内心有那么一丝微弱的声音如此挣扎着。

“啊,找到了。给………………咦?”

“嗯?怎么了?”

“额……不是、唉?”

刚转过身想把水递到身后,樱井的动作突然顿住了。他把坐在后座的大野从头到脚扫描了两遍,吃惊的抽了抽嘴角。

一阵大眼对大眼的沉寂之后,大野疑惑的伸长了脖子:

“翔君?”

“大野さん,你最近有去哪里旅游吗?”樱井怔怔地把水拿给他:“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晒变种了?”

“…………”

大野原本就黑里透红的皮肤更是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逐渐变得更红:

“只是、只是去出海钓鱼了而已。”

“唉?钓鱼吗?”

樱井吃惊地笑了笑。

海上的烈日真是一种强大的杀伤性武器啊。

“有机会大野さん也带我一起去吧?我最近也刚好想要尝试一下海钓来着。”

“嗯,好哦。如果是翔君的话,我很乐意。”

啊——又来了,那种莫名兴奋的感觉。

所以如果是别人就不乐意了吗?

那么是不是说明我——

“那,那我们就出发吧。”

樱井被自己毫无边际的想法吓出了冷汗,急忙转换了注意力,发动起车子。

“ふふふ。”

后座的大野只是淡然地笑着,缩进了座椅中。

 

 

12.

 

待到快要行驶到实家时,樱井翔才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没问的疑惑。

趁着遇上了红灯,他打破沉寂开口问道:“大野さん,不介意的话我能问问为什么要定在这么繁华的市区接你?刚才大野さん是有事情去办吗?“

“嗯?唔…………”安静了许久大野智似乎刚从半梦半醒之间恢复神智,揉了揉眼睛:“嗯,刚才我之前的一个顾客、还是应该说‘雇主’?嘛怎么说都行啦,总之之前她约我出来,向我告白了。”

“唉?!”

樱井惊叹一声,慌张地跟着前面的车子一起发动起来:

“这样也可以的吗……告白、向自己租过的假男友告白?”

“她说啊、‘上次租完大野君之后,我觉得我和你默契度还是很高的。我们年龄也都不小了,要不要考虑看看从出租男友转变为我真正的男友呢?’——这样,ふふ。”大野说完,又害羞的摸了两下鼻子。

“……所以,你?”

“当然是拒绝了。”

“哈……”樱井小声的舒了口气:“毕竟是曾经租过自己的人,怎么说也很难就这样心平气和的在一起吧?”

“嗯,确实喔。不过我们做这行的也没有什么恋爱禁止的规则嘛,只要nino不扣工资的话。说不定哪天真的就和哪个可爱的雇主对上眼了?唔、不过……”大野笑了笑,举起手臂扭了扭:“不过也没人会喜欢我这样晒得看起来人种都变了的大叔吧。“

“啊、”

自己的无心之谈被大野记在了心里,樱井一时语塞,硬是把涌上喉咙的一句“才不是大叔,我觉得你可爱极了”这样有些羞耻的发言咽进肚子里,进而飞快地换了个话题:

“那个nino、他会扣你的工资?“

“嗯,我们是室友喔。我的工资……会被他三七分抽走的。”

“三七分吗?”

“嗯,他七我三。ふふふふ。”

“…………??”

樱井诧异地从后视镜看到后面笑的一脸人畜无害的大野——

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不过我还是有别的工作的,那个更算是我的本职吧。翔君可以把下巴收起来喽。”

大野也从后视镜对上了樱井的视线,又飞快地移开了。

“本……啊,到了。”

想继续追问下去时,车子刚好驶到了门口。樱井母亲和樱井舞在门口整装待发地迎接大野,樱井翔也只好停下车,打开了车门:

“走吧,大野さん要加油演得像一点哦。”

“好、我会尽力的,ふふ。”

 

 

 

tbc.

 

————————————

 

 

啊、打破了日更(?)的规律。

评论 ( 12 )
热度 ( 187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