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听说社长要相亲

*A团山组

 偏SO

*睡前甜饼

*一发完

*酒店社长O(≠鲛岛虾饺)&酒店社长S 设定

 

————————————

 

1.

 

自从上周大野酒店的员工地下论坛里传出社长大野智和年轻女性的相亲传闻,

整个公司就炸开了锅。

 

2.

 

“不是吧,你听说了吗,社长去相亲了唉?“

“我知道我知道,我朋友的领导的朋友的男朋友就是目击者!”

“好像是个挺漂亮的姑娘呢!”

“什么?原来社长还没有女朋友吗?”

一时间,大野酒店所有八卦因子全部扩散开来,关于社长的恋爱问题的帖子更是层出不绝,在论坛里屡屡被顶上头条。员工茶余饭后的闲谈话题也从抱怨工作、变成了议论这个看起来脸圆乎乎的小社长就能能否相亲成功的问题。

 

3.

 

“呐,我说、”

唯一相对安静的地方就是大野酒店的战略企划室。作为和社长室仅隔一扇落地窗的地方,稍微有点大动作就能轻易传进社长的耳朵里。

“Leader真的去相亲了?”战略企划部的部长相叶雅纪在角落里接着咖啡小声询问道。

顺便一提,“Leader”是相叶灵光乍现私下给大野社长取的外号。

“我觉得可是真的哦。“员工A小心翼翼地答道。

“嗯,我也觉得。毕竟从来没听说过社长有女朋友嘛,今年他也……多少,36了吧?到了适婚的年龄了呢。”员工B也跟着点头。

“虽然从脸上根本看不出有36就是了。”

“唉~~~是吗。”

相叶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说到底相亲这种东西多半还是大家的猜测嘛。

正当他刚一头雾水的回到了工作的位置上时,坐在旁边的猫背猫唇同事二宫和也突然笑了两声:

“笨蛋。没看到社长无名指上一直戴着戒指嘛。”

“唉?大野社长吗?”

戒指?戒指喔……

戒指?

相叶雅纪抿了口咖啡,突觉有什么不太对。

“噗——等等,无名指??戒指??唉???!”

“喂喂喂,咖啡喷出来啦!相叶!”

二宫嫌弃望着相叶,脚上一个用力蹬了下腿,装有轮子的椅子便轻松地借力滑了出去,远离处于懵逼状态的相叶。

 

4.

 

于是,

大野酒店的社长大野智结婚了的传闻就此传开。

 

5.

 

不过这次员工们讨论的力度明显小了很多。

 

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全都放到了接下来严酷的工作中——

他们的死对头、SOS酒店的社长樱井翔,似乎预约了大野酒店的豪华套房一晚。

 

6.

 

“糟了,这下Leader肯定要发火了。”

相叶看着下属呈上来的报告,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向二宫哭诉:“Leader一直很讨厌那个樱井翔唉,明明是个最近几年才建起来的酒店,势头一下子就超过我们了。每次开会只要一提到SOS酒店Leader都会不高兴的噘着嘴呢。这下可坏了,这个樱井翔怎么就好死不死选了我们呢,明明他旗下的酒店在这边也有分店嘛……去住自己的就好了啊。”

对此,二宫只是不以为然的继续利用公司的电脑边玩着扫雷边叹息:

“相叶桑,这都是套路啊。”

 

7.

 

果不其然,大野社长在那个樱井翔即将入住的前昔精神状态变得很差,整天就嘟着嘴皱着眉瞪着下属,时不时摸摸鼻子放放空…………哦,后面其实是常态。

大野酒店的员工们于是也生活在“啊啊啊可爱的社长最近不开心了怎么办需不需要我去亲亲好心疼啊那个樱井翔什么玩意为什么要来挑衅”的状态中勉强度日。

善良的相叶先生也是其中之一。

 

8.

 

“社长……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打电话过去回绝那位樱井先生说他预定的那天人满了吧。”

相叶部长在某次开会后叫住了整场会议都在走神的大野社长,斗胆说出了众人、哦不,是大部分人的心声。

只有旁边的员工二宫轻轻地“啧”了一声,实力翻了个白眼。

“唉?唔……这招没用的。那家伙就是看准了我们那天人少才订了那天。“

“哦,是吗……那……”

看准了?

不是吧,这个樱井翔何方神圣?他怎么知道我们酒店哪天有空房哪天没空?

相叶暗自腹诽着,一阵寒意和什么难以名状的奇怪的感觉在心底滋生。

“算了相叶桑,樱井翔既然以客人的身份来,我们就以主人的身份招待他一次好了。“

“……是!社长。“

相叶对于大野大度的发言感动的难以言说,一时间大野在他的心中仿佛镀上了一层圣光:“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们一定加倍做出好的成果。”

“嘛……反正这家伙,这样玩过一次立马就会腻的。”

大野小声的嘟囔着,无意识地抠着手指。

“会腻?什么会腻?”

从崇拜状态恢复,相叶好奇的低头询问。得到的却是大野慌张的摆手,潇洒的转身和一个匆匆离去的背影:“没、我什么都没说,你别在意。大家好好工作吧。”

唉,社长果然还是不太愿意吧。

相叶摇了摇头,一侧身就对上了二宫微妙的眼神,似乎在无言的诉说着——

“mdzz。”

 

9.

 

然后,

没过多久,传闻中的樱井翔就真的来了。

 

那天,从一大早开始,大野酒店上下全部处于警戒状态,无不如临大敌一般地绷紧神经。

“听好了,如果这个樱井翔有对我们社长说出什么挑衅的话,一定不要大意的上去顶回去维护我们社长哦!”

大家相互转告嘱托,仿佛有什么使命感担在肩上。

 

只不过,这神奇的使命感后来也没什么卵用。

 

10.

 

樱井翔乘着黑色的劳斯莱斯来到了他们酒店时,酒店从大堂经理到厨师全都有跑来想要观摩一下这个几年之内就抢尽风头的SOS酒店社长、究竟是个顶着啤酒肚的老油条还是秃顶的大叔。

出乎意料的是,

都不是。

 

当一身黑西装的樱井从车里迈出修长的腿优雅的钻出来,附带对大野酒店门卫一个闪亮的笑容加一声低沉的“谢谢”,在一旁偷看的酒店员工姑娘们立马尝到了恋爱的味道。

甚至能听到小声的“kya——”和哀嚎。

先前还说要给这个不识相的死对头樱井翔点颜色瞧瞧的姑娘们,现在只想把自己双手奉上。

 

11.

 

不知幸还是不幸,相叶和二宫一起二宫陪同着大野作为酒店高管前来迎接樱井。

 

“哎呀、”

 

刚下车的樱井一看到大野一行人缓缓从酒店里走出来,笑的愈发灿烂了。

哇塞,这个樱井翔的杀伤力果真不小!——一旁的相叶深吸一口气站定,仿佛都体会到了被击倒的感觉。

“好久不见了,sh…………樱井桑。”

只有大野社长似乎气定神闲的打着招呼,同手同脚的慢慢踱步到樱井翔面前。

哈哈,好好笑,

同手同脚哎!

相叶刚想转头把这个小小的发现告诉二宫,便被他一下子拉向了后方。

“嘘,闭嘴。”

哦,你说闭嘴我就闭嘴啊?

相叶不满地想着,

然后闭上了嘴。

 

12.

 

因为离得有些远,相叶只能观望着樱井向面无表情的大野——应当说是表情僵硬的大野更为恰当——主动攀谈,然后谈着谈着就进了酒店,相叶只得紧随其后护送在后面。

走着走着,那个樱井翔就越发贴近自家的社长。

走着走着,樱井翔的手就覆上了社长的腰际。

走着走着,樱井翔直接揽住了社长的肩膀,微微低头笑着在对方耳边耳语。

相叶感觉自己脑门上都冒满了冷汗,生怕有些抗拒生人的大野因为樱井过于亲昵的举动而炸毛。

这个樱井也太不见外了吧?怎么说也是同一行业的竞争对手,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讨好我们家社长啊?

相叶拼命地向二宫挤眉弄眼示意自己需不需要冲上去把社长拉回来救场,心领神会的二宫却只摇了摇头,并且明显的表示出了对相叶的失望:

“还炸毛呢……你看社长有一丝抗拒吗?”

抗拒?

啊、

“不是吧,真的没有唉?”

往常被相叶主动地进行身体接触时,大野都会下意识的身体僵硬,然而如今的他却非常自然的任由樱井抱着他的肩凑近他的脸讲话。大野走路慢,樱井也很明显放缓了脚步迎合着他的步伐,甚至不知有意无意,两人走出的步调都是一致的。这两人靠在一起的背影,从相叶的角度望去竟然出奇的协调。


“这个樱井翔究竟是何方神圣啊!”竟然这么快就降伏了自家的社长?

不愧是一手创造了世界排名top的SOS酒店的人啊。

他感叹道……


哦,

等等,

SOS酒店?

为什么是SOS?国际求救信号?



12.


跟着大野和樱井上了电梯,小职员相叶雅纪第一次来到了鲜少有人住进来的一层豪华套房。


“相叶,”

遣人打开房门后,大野从樱井的臂弯下钻了出来,扭头一个呼唤打断了好奇boy相叶的思考:“待会麻烦你帮忙把樱井先生的行李运过来。”

“哦,好的。”

“相叶桑……就是你吗?”樱井翔突如其来的摸着下巴对他打量了一番,又半撅着嘴看了看大野,笑着说道:“那就麻烦你了。行李箱里倒是没什么贵重东西,哦,最贵重的倒是我家那个人出门旅游时买给我的抱枕——”

“!!好了好了相叶酱……相叶君,你可以走了!“

樱井兴致勃勃的陈述被突然兴奋起来的大野摇着手慌张打断。尽管大野只是低着头轻轻推了两下相叶,相叶还是一眼便看出他红透了的耳朵。

刚想问自家的社长是不是病了发烧了的时候,相叶就被从后面冲上来的二宫拍了下头,半捂着嘴劫离了现场。


但就在被二宫拖进电梯的那一瞬,相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他分明看到大野被樱井翔牵着手拉进了他入住的房间。并且,自家的大野社长脸上挂着平日里几乎难以见到的灿烂笑容。


大白天见鬼了?我们可爱的社长中邪了?!


思考至此,最害怕鬼怪的相叶忍不住在二宫鄙夷的眼神下抖了抖肩。



13.


不过,比相叶雅纪更震惊的,是酒店大厅搬行李的门童。

“唉?社长居然让那个樱井翔住进了那个房间?!”

当小门童得知樱井此次下榻的具体房间号时,差点一惊之下把装着行李箱的小推车推出老远。

“那间房怎么了吗?”相叶问。

只见在二宫莫名的叹息声之下,小门童清了清嗓子说道:


“那间房,是平日里社长在酒店加班的时候一直住的房间呀。”



14.


相叶雅纪整个人都懵逼了。


“nino,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不是啊。”

“嗨呀,我就说——”

“我什么都知道了。”

“……”


趁着相叶还没回过神,二宫抢过他推着的行李箱,率先出了电梯按响了樱井房间的门铃:

“我们把樱井桑的行李送来了。“

相叶刚跟上去的时候,就听到门内传来自家社长的一声轻轻的“这就来”,随即就是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


大野智在门后理了理西装的领带才怯怯的伸出了半个脑袋,从二宫的手里接过了樱井的行李箱:“麻烦你们了,还有相叶酱……我明天的会议就推掉吧。“

“唉?”

“还有还有、替我跟司机说一声,今晚我不回家了,就住在酒店了。”

“唉??”

正当相叶准备反问几句的时候,樱井低沉的声音也从门内靠近过来。

“还没好吗,大、野、社、长?”

樱井翔也凑到了门口,半弯着腰紧贴着大野,左手也不安分的扒上了他的肩膀,以一种相当戒备的眼神盯着相叶,把他整个人都盯得发毛了。

比鬼怪还让人害怕啊。——相叶发自肺腑地想道。

“好了,都好了。”

大野撅着嘴用手肘顶了顶樱井,最后看了眼相叶,欲言又止地阖上了门。



15.


哈?

阖上了门?!


“nino,大野社长是准备住在这里吗?!”

下楼的时候,相叶激动地拍了拍二宫的肩膀。

“谁知道呢。”

“nino,我刚刚看到樱井翔左手无名指带着戒指啊?!好像是和我们社长同款的?”

“谁知道呢~”

“nino——”

“停停停,别再问了,相叶氏。”二宫终于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你差不多也已经察觉了吧?什么相亲啊,什么结婚啊,什么死对头来住自己的酒店啊、”


今天这不摆明了就是人家SOS酒店的大老板来审查吗,

只不过他来审查的不是我们酒店,是人家的老板娘、也就是我们的老板大野社长罢了。



16.


然而相叶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于是他苦苦冥思半天才找到了问题:

“不,这说法不太对吧,大野社长又不是女的怎么能用老板娘……”


“笨蛋,我只是为了方便你理解才这么说的啊。”


二宫和也翻了个小白眼,显然对这个不开窍的同事绝望了。



17.


后来相叶才知道,大野传闻中会见的那个相亲对象只是请自己小姑子、也就是樱井的妹妹吃顿饭而已。

也是在那时,他终于想通了一直困惑着自己的问题。


“原来SOS是……”

这个意思啊。


所以之所以樱井的酒店成长的这这么快,居然是自家社长在暗中相助吗?


嘛,也没办法嘛、


毕竟人家酒店的名字里还有大野智他一个“S”呢。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其实这篇也是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隔了有好几个月之久,当时的思路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就即兴发挥了(。

说起来是智月第一篇呢www

争取这个尽量高产(快醒醒

评论 ( 20 )
热度 ( 373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