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出租男友(1)

*山组,副竹马

*接龙文

  顺序为 我——梨子 @三两蠢梨 ——vv @Sakurai umai 循环

  文风可能差异有些大,望见谅。

*可订阅tag #出租男友

 

————————————


1.

 


“哎?等等,所以说小舞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嘘!相叶ちゃん,小声点。”

樱井翔蹙着眉头向周围被惊到的顾客一一轻声道了歉,转而冲相叶撇了撇嘴:“是啊,没想到我妹妹漫长的单身生涯就那么终结在一个小圆脸身上了。”

“哇、小圆脸吗?”

“小圆脸哦。”樱井眯起眼睛回忆着。

“唉、原来小舞喜欢这种啊。那小圆脸叫什么?”

“名字叫……大野智,对,大野智。”

“真可惜啊,”相叶雅纪漫不经心的又往嘴里塞了块炸鸡:“我还想把小舞介绍给我弟弟呢。”

“你弟弟?算了吧,我记得你前几天还在给你那四岁的小侄女物色生日礼物来着,这就想破坏人家家庭幸福了?”

樱井翔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嘴角,手中的叉子不断地戳着面前仅剩的一小块起司蛋糕,百无聊赖地环视着四周。

“哎呀、哈哈哈,对喔,我都忘了他已经结婚了……”

相叶面色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所以那个小圆脸是——唉、翔ちゃん?你怎么了?”

樱井似乎是盯着相叶身后某处出了神,一小块起司蛋糕从叉子上掉了下来也毫无反应,对后者的疑问更是充耳不闻。

“翔——ちゃん?你在看什么啊?”

相叶扶着椅子转过身,顺着樱井的视线看过去。被半透明玻璃隔板和盆栽所阻隔的斜后方、从相叶的角度能看到一对年轻的男女紧张地沉默着,对面似是坐了父母一样的角色,严肃的神情和店里轻松地环境形成了鲜明对比。

“小圆脸——”

“小圆脸?”

“就是那个,小圆脸。”

樱井恍惚地皱起眉,慢慢放下了叉子。

没等相叶雅纪充分消化樱井翔的意思,便听见斜后方断断续续传来不甚清晰的陈述:

“鄙姓大野,今年36,目前在一家大学附属医院就职外科医生,和加奈现在交往已经——啊,已经半年了。”

 大野?

“唉?!”

反应过来的相叶伸长了脖子窥探着那对年轻人间的那名男性,着实长了一张圆乎乎的脸,紧张地微微缩着身子,看起来是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

“等等,翔ちゃん、加奈是谁啊?他不是小舞的男朋友吗?”

“…………”樱井翔只是沉着脸捏紧了塑料叉子。

“你倒是解释一下嘛、所以这是他劈腿?啊等等,翔ちゃん——你去哪?”

樱井做了个深呼吸,试图稳定自己的情绪,紧接着从包里掏出手机起身离开了座位:

“去打个电话。“

 

 


2.

 

樱井翔清晰地记得在那前一天、父母出自于积压已久的危机感,还叫自己去通知小舞抽空和父亲同事那所谓事业有成人帅多金的儿子相个亲,满心急切的想把这个年约三十但仍没有一丝结婚迹象的女儿嫁出去。

谁也没想到当日搪塞过去的樱井舞第二天领了个所谓的男朋友来见他们,成功堵上了父母的嘴,那是一周之前的事。不知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见面的地点也刚好就是在这家店。

 

而大野智就是那个所谓的男朋友。

 

“鄙姓大野,今年36,目前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就职。和小舞交往已经一年多了,今天能和小舞的父母及哥哥见面真是深感荣幸。”

 

樱井翔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一瞬间他对大野智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

作为“家长”的一方,樱井翔自然是乐意看到妹妹在情感上能稳定下来,最后走进婚姻的殿堂。而且……对方还是律师呢,长相虽没有多么帅气逼人、但能让人看得舒服觉得可爱,言谈举止尽管不够圆滑,至少看起来是个老实人——这些不正是许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吗。

——哦,虽然矮了点。

樱井翔暗自在【身高】一栏打了个小叉。

——不过要这么高也没用,比小舞高就行了嘛。

他转而又划掉了这个小叉。

樱井翔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什么他什么值得挑出来的缺点,除了讲话有些不清楚——嗯、但是声音挺好听。

一时间他甚至觉得大概这个大野智身上是有那么点魔力的,吹毛求疵的母亲和眼光独到的父亲竟然很快就欣然接受了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男朋友”,逐渐的就聊了开来。

插不上话的樱井只能偷偷打量着这个未来有可能成为自己妹夫的人,对方始终绷紧着神经应答着父母的一个个提问,但又像是脑海里早已做足了准备一样能够顺利的回答。

“小翔觉得这孩子怎么样?”

母亲抽闲偷偷偏过来轻声询问他,后者酝酿好一句“再观望一下吧”刚要脱出口、便看到对面的大野智突然难以察觉地冲他笑了笑,一瞬间弯起的眼睛像鱼一样嗖地游进樱井翔的脑海,扫走了所有词汇——

“我觉得……嗯。很好。”

最终也只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直到会见结束,大野智借由有事准备离开时,樱井翔仍觉得脑袋有些空空的。

临走的时候,还隐约听到大野小声的对自己妹妹嘀咕了一句,舞ちゃん
的哥哥好帅啊,是演员还是什么明星吗?
 

——你说被自己未来的妹夫偶然间撩到是个什么感受?

就是樱井翔那时的感受。
 
 
只不过聪明如樱井翔,从小到大一路挂着精英的名号,终觉自己也有看错人的时候。

所谓人不可貌相,谁又能想到这个一脸老实样的小圆脸竟然会在外面劈腿呢?
 
 


3.
 


大野智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便察觉到挡在门口紧握着手机的那个人眼熟得很,一时间窘迫了起来。

辨认出那是上周才见过的樱井舞的哥哥后,他认识到自己做的事十有八九被对方抓住了马脚,于是索性深吸一口气放缓了脚步,

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走上前去。

 

“加奈是谁?”

“……唔、”

把大野堵在了洗手间,樱井翔望着对方从惊讶到小心翼翼走来、支支吾吾不敢回话的神态转变,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到底是律师还是医生,亦或者两者都不是?”

“啊……这个……两、两者都……”

大野局促地在他面前站定,甩了甩手上残余的水、顺带懊恼地摸了两下鼻子。

“算了,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没跟小舞说这件事。”

樱井翔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叹了口气。

“嗯?跟小舞?”

咦、不是跟父母吗?

大野一边愣愣地抽了两张纸巾擦着刚洗完的手,一边消化着樱井话里的含义。

“我觉得你们之间的事情还是需要双方当面解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当比我还要大上一岁,”

面对大野“佯装”无辜的上目线,樱井吞了吞口水,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就更应该具备责任心这种东西吧。小舞是我妹妹,我也本想对你骗了她发火,但——”

“啊等等、樱井さん,你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

“……什么?”

肚子里早已打好腹稿准备充分的长篇大论突然被打断,樱井有些不快地看着大野慢悠悠地将擦完手的纸巾丢进垃圾桶,又慢悠悠的站近了一些:

“我没有骗小舞啊,”

“我已经亲眼看到了你还想否认吗?已经说了‘和加奈交往半年了’这种话还想否认吗?那个加奈又是谁啊?”

“啊、是这个意思吗?ふふふふふふ。”

“你笑什么?”

樱井被大野突如其来的笑声引得更加焦急,下意识地按住了大野的肩膀:“大野さん——虽然我也不知道你真名是不是叫这个,你——”

“我笑是因为,樱井さん误会了。我自始至终都没有骗过小舞哦,”

大野笑着拿开了樱井的手:

“我骗的是你啊。”

“唉?”

“准确地说,是‘我们’在骗你,我、和小舞。”

没等樱井反应过来,大野在西装内层摸了两下,抽出了一张名片。

“刚才樱井さん不是问我到底是什么职业吗,”他将朴素的名片递给了樱井:“其实我是做这个的。”

“……哈?”

樱井端详片刻,鄙夷地盯着名片上的字,又望了望大野正经的表情,刹那间仿佛从头到脚都钉满了不可置信四个字:

“你是在逗我吗?”

“没有啊,我是认真的。”

大野伸手指了指名片的右下方,扬起一个和上周击碎樱井翔少男心时如出一辙的笑容:

“ふふふ,那就再次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大野智,是曾经被樱井さん您的妹妹以3104円租了一天的一名——”

出租男友。

 

 

tbc.

————————————

 

 

辣鸡老福特、

一句很正常的话都说我有敏、感、词。

辣鸡辣鸡辣鸡!

٩(๑`н´๑)۶

评论 ( 30 )
热度 ( 283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