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舞驾】今天的二郎梦游了吗?

*如题

 舞驾设定

 

没想到这么快就可耻的诈尸了

发现我真的好闲唉

 

舞驾家的早晨每天都是尖叫声系列(x

 

@三两蠢梨  吃我一记段子!(x

 

 

1.

 

舞驾家的二郎,不小心患上了梦游症。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几天前的那个晚上。

 

 

2.

 

“咕嘟咕嘟。”

半夜漆黑的客厅里,四郎猛灌着水,末了还“哈——‘地吐了口气。

“果然睡前不该吃这么多甜食。”

正当他端起杯子想要去洗一洗放回厨房的时候,突然听到从某个方向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那是二郎房间的位置。四郎紧张地握紧了杯子,快速地思考着万一进了小偷是该先大叫还是躲起来。然而、随即便看到一个熟悉的溜肩弧度的身影有些晃晃悠悠地从房间里钻了出来。

哇……吓我一跳。

二郎哥?

是起来上厕所的吗?

 

困意不知不觉袭了上来,

四郎没再多想,拿着水杯起身走向了厨房。

 

“哈~好困。”

 

还是睡觉要紧。

 

 

3.

 

“我的起司蛋糕去哪儿了?!”

 

舞驾二郎盯着空空如也的冰箱,无力感和愤懑之情冲上脑海。那是他前天排了近两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的大人气蛋糕。

 

“一大早就这么吵啊,二郎尼桑。”

四郎情绪低迷地从楼梯上走下来进入客厅,便看到二郎整个人生无可恋地靠在冰箱旁,周围的地上散落着拆掉的起司蛋糕的盒子与包装:

“哇,这是谁吃的?这么粗犷。”

“不知道啊,你们谁动了我的起司蛋糕?它昨晚睡前还在冰箱里的!”

二郎越说越不满,晨起时略微浮肿的脸上一双大眼睛蕴含着怒气瞪了起来:

“被我抓到绝对杀了他。”

“你眼镜瞪得像铜铃也没用啊,我怎么会知道是谁吃了它。”

四郎耸了耸肩,刚准备转身上楼去洗漱——

 

“啊啊啊啊——!!!”

 

从楼上传来了舞驾三郎的哀嚎。

 

 

3.

 

“我我我,我的,我的烤曲奇——不见了!消失了!神隐了!”

三郎拿着透明的外包装袋从二楼跑了下来,张着菱形嘴沮丧地向二郎与五郎抖了抖袋子:“呐,谁拿走了我的曲奇?是谁??”

“不是你自己吃的吗?”二郎冷静地反问道。

“我没有!绝对没有!特地留了一半想要今天早上吃的!结果……结果……呜……哪个混蛋!”

“可能曲奇们只是出门散个步,一会就回自动回到袋子里了。”

对三郎毫无说服力的证词表示嘲讽似的,四郎笑着抿了抿嘴。

“不,四郎……你相信我啊……”

“可是三郎你的话也太没说服力——”

 

“——我说,”

 

突然,低沉的小奶音从舞驾二三四郎的背后传来,兄弟三人急忙转了过去。

“怎么了五郎?”

对着起床气还没消、头毛乱作一团的末子,三个哥哥都有些战战兢兢生怕扯到了他哪根弦。

然而,今天的五郎相较于往常,面色尤其不好。

 

“我放在卧室桌子上的五个纸杯蛋糕,怎么只剩下一个了,”他环顾三个懵逼状态的哥哥,补了一句:“而且那个还掉在了地上。”

 

 

4.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大家的东西都被偷吃了吗。”

四个人围坐在沙发上,开始分析起目前的现状。

“是吧。”

“到底是谁干的?”

“该不会是……”

“啊……!”

不约而同地,二三四五郎的视线同时投降楼梯上方。

还有一个人没下来呢。

“就是他了吧?”

“居然是尼桑……如果他想吃的话我也可以分一半给他啊,为什么要偷吃呢……”

“是啊,我的曲奇……昨天给他吃的时候他还不要呢!”

“……真的是一郎吗?”

福尔·四郎·摩斯突然想起了什么,托着腮低喃道。

正当这时——

 

“唔哇……!”

 

当前最大的嫌疑人啪嗒啪嗒地从楼梯上冲下来,捂着脸进了客厅。

 

“怎么了尼桑?”

“啊,该不会你也要说东西被偷吃了吧?”

 

“不,不是…………”

一郎吸了吸鼻子,皱着一张面包脸,犹豫着松开了手。

 

“我的脸……好像被谁给咬了。”

 

在一郎软乎乎的右脸颊上,赫然一个还红着的清晰的牙印。

 

 

5.

 

“好的——我知道了。”

 

一郎话音刚落,四郎便猛地敲了敲手心站了起来,得意地伸出手指向沙发中间的人:“你就是凶手吧!——舞驾二郎!”

“唉?”

“二郎哥?”

“是你吗?”

 

舞驾二郎茫然地看着其它兄弟偷来的鄙夷的目光,急忙摆了摆手:“不,肯定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

“可是,我昨晚看到你半夜里从卧室走出来了哦。”四郎胜券在握地陈述着,而后向其他人招了招手:“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吧,二郎尼桑记得把食物都买一份新的还回来哟,这次就先原谅你了。”

“二郎,你的手指上……沾了饼干屑呢。”

“啊,是我的曲奇的残渣!!!二郎你!”

“我真的没有做,真的没有吃!我什么印象都没有啊!也完全不记得昨晚有出过卧室!”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是在床边的地板上醒过来的——他小声地说道。

“唉~”

“唔,看起来像真的呢。”

“不是看起来,就是真的啦!”

二郎急的红透了脸,深谙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令人心凉的感觉。

“该不是……是那个吧,”五郎最终开了口:“梦游症。据说梦游症的患者醒来就不记得了呢,而且常发生在压力大的人身上。二郎哥最近工作方面受挫挺严重的吧?”

“梦……梦游症?”

三郎吃惊地吸了口气:“我还以为那是瞎编出来的病症呢。”

“笨蛋,是真的有啦。”四郎敲了敲他的头。

“对、对!应该就是这样,不会错了……”二郎欲哭无泪地接受了这个说法:“也能解释为什么我睡在地板上了。”

 

“不过啊……有人会在梦游的时候吃东西吗?”一郎轻轻地问道。

“喏,这里就有一个。”

四郎大力地拍了拍二郎呈现与水平夹角六十度的肩膀。

后者的肩顿时溜得更严重了。

 

 

 

6.

 

当日的晚上——

 

 

“二郎你去睡吧,我们在客厅里等着。”

“啊,我还没见识过真正的梦游呢,好兴奋!”

“笨蛋,这有什么好看的。还是快点查查怎么治吧!”

“晚安,二郎哥。”

 

舞驾一三四五郎缩在沙发上,矮桌上摊了许多熬夜用的零食,催促着二郎赶快进屋睡觉,想要一睹二郎梦游起来的样子。

“唔……那我就去了?晚安。”

语毕,二郎慢慢地回到了房间,躺进被窝里睡了下去。

 

“好了,我们关灯也小憩一会儿吧。总不能一整晚都等着吧。”

“啪”地一声,五郎关上了客厅的灯。

 

“晚安。”

 

 

7.

 

事实证明,四郎的话确实不假。

 

最先被吵醒的是三郎,听到二郎的卧室开门的声音,他刚想大声叫身旁的人起来便突然惊觉不能惊醒梦游中的二郎,改为轻轻唤着他们:

“喂~起来啦~二郎哥开始梦游了~”

 

四郎五郎闻声睁开了眼睛,前者见识过这样的场景于是没觉得什么奇怪,后者倒是被二郎摇摇晃晃的样子吓了一跳。

“怎么感觉像僵尸一样。”

“噫!”

三郎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却仍然没有止住从后背窜上来的冷意。

 

“快看,他往冰箱那里去了!”

 

果不其然,二郎慢悠悠的摸到了冰箱的位置,完全不理会沙发上窝着的四个人,眼神呆滞地打开了冰箱朝里摸了摸。

什么都没摸到。

“还好事先把吃的都放到这来了。”

三郎舒了口气,看着眼前的矮桌上堆起来的零食和点心。

“等等……别高兴得太早……!”

“哇哇哇,他朝这边过来了!”

“嘶,痛,四郎你干嘛掐我!”

四郎紧张地掐住了三郎的胳膊,五郎也有些害怕的看着自家的二哥面无表情的朝这边走来,视线仿佛死死地锁定在那堆零食上。

“他是有什么食物雷达吗???啊……不要过来啊……有点可怕啊……”

三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眼睁睁地看着二郎越发的靠近,直到近在咫尺的距离——

然后“咚”地一下子倒了下去。

 

“啊好痛——唔……!”

刚好砸中刚睡醒的一郎,沉沉地压在了他身上。

“……谁来把他弄下去…………二郎……好重啊……”

 

 

8.

 

“怎么办,我真的有梦游症……怎么办……”

“别急别急,我想到了个办法。”

早晨,告知完二郎昨晚的情状之后,看着他担忧的乱转,四郎神秘地笑了起来。

“什么办法?”

“告诉你就不灵了啊。”

他故弄玄虚地摇了摇头,自信满满地说道:“今晚就试试看吧。”

 

 

9.

 

于是就真的试了。

“这样……没问题吗?”

把准备好的东西摆进冰箱,三郎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倒是觉得会有效。”

“看吧,还是五郎明白。”

“可这不是有没有效的问题……吧……”

“fufufu。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四个人相视一笑,随即合上了冰箱。

“好了,我们去睡吧。”

 

 

10.

 

当晚便听到了客厅传来杯子打碎的声响、不停倒水的声音和二郎阴沉的抱怨声。

 

 

11.

 

“用三郎的茶做的刨冰和麻婆豆腐汉堡放在冰箱里,你们是想毒死我吗??差点昏过去啊。”

二郎一早就召集了全家人在餐桌上,大声的质问道。

“没办法嘛,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啊。”

“网上说的,刺激疗法!”

“…………”

面对着弟弟们理所当然的反驳,二郎表示确实也是无言以对,毕竟是自己得了病在先。

“不过,还是要好好休息放松一下心情比较重要吧。”

“尼桑……~!”

“或者实在不行,就把二郎绑起来吧,fufufu。你那天可差点把我的内脏都压出来了。”

“……唉,抱歉……不过绑起来什么的,不要啊!”

 

 

12.

 

不过幸而,在那之后的第二天,二郎真的没有再梦游了。

 

“我就说,刺激疗法有效吧。”

计划通·四郎依着沙发打着游戏,留给三个哥哥和弟弟一个潇洒的背影。

 

 

13.

 

“啊啊,我的起司蛋糕!怎么又不见了!”

 

二郎悲切地抱着空盒子放到餐桌前摊开给舞架一三四五郎看:“我……我该不会是又梦游了吧……可我今早是在床上醒来的啊,睡得好好的……怎么办……”

 

“……唔……”

“嘛,应该是吧……”

“嗯,我……我昨晚看到喽,二郎哥从卧室里出来!”

“啊……对……对对,我也……我也看到了!”

 

四个人趁着二郎还沉浸在悲伤和痛苦之中支支吾吾地交换了个心虚的眼色,

下一秒便不约而同地扯出了僵硬的笑容:

“今天二郎(尼桑)一定是又梦游了吧。”

 

 

14.

 

那么,

今天的二郎真的梦游了吗?

 

 

————

 

END.

 

————————————

 

我是有多喜欢相叶茶啊www出现频率也太高……

可惜想不出什么杀伤力强的食物了(喂。

不知不觉码的有点长

 

人生得意须尽欢,

趁着我还能打几个字赶紧爆爆肝(。

 

*有bug请提出

评论 ( 34 )
热度 ( 212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