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ars(?)】请问这里是舞驾家吗?

*如题,舞驾设定

    无cp。

*又是意味不明的段子

*12社会人,3大学生,45高三生

俗话说,

睡前一发小段子,

有助身心和睡眠。

……

(才怪

全篇多老梗

————————————

1.

今天要家访的对象是舞驾家。

作为舞驾四郎和舞驾五郎的班主任,我对他们的家庭状况也有不少了解。

记得是母亲舞驾花子早早去世,父亲在外面忙于工作,五位兄弟相依为命的一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房子里。

真不容易啊。

希望能让我待久一些就好了,

毕竟大冬天的家里空调坏了真的很苦恼。

2.

由于车站与舞驾家的地理位置上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我刚一出车站就被接上了车。

来接我的是开车的舞驾二郎、和我的学生舞驾四郎。

真帅气啊,舞驾二郎先生。因为在家长会上打过几次照面,我对他的非常深刻。每次都穿着整洁的西装来安静的坐在教室中央,在一众故作打扮的大叔大妈之间尤为瞩目。谈吐也非常得体,估计工作什么的也很立派吧。

要是四郎五郎以后也能够成为这样优秀的人就好了。

3.

“这么冷的天还麻烦您跑一趟,真是辛苦了。”

比起把我扔在后座而一股子的在副驾驶上玩游戏里的舞驾四郎,舞驾二郎体贴的开了口。

“啊……是啊,不过也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学生们的情况和寒假作业完成的情况呢。”

虽然只是因为空调坏掉了趁机出来跑跑而已。

喂喂四郎,你以为我没看到你在听到‘作业’两个字时身体一抖吗?

“哈哈哈哈。”

最初的谈话以舞驾二郎爽朗的笑声结束了。

4.

车上的氛围实在是太尴尬了,得找点什么来说。

“啊,这车是二郎先生的吗?”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随便地挑了个话题。

“嗯,是哦,贷款买来的。”

哇,这么年轻就买了车真是厉害呢。

“嗯?”

环顾四周,我注意到被雪覆盖的车窗上隐约有些印记:

“这上面画的是雪人吗?真应景啊。”

“……”

咦,怎么感觉车内的温度一下子冷了下来。

“噗。”舞驾四郎偷偷笑了一声。

“……老师,到了。”

与先前的客气和温柔不同,舞驾二郎态度冷冽地请我下了车。

舞驾四郎趁机偷偷拍了拍我的肩膀:

“老师,那是二哥画的龙猫。”

……

…………

excuse me?

5.

“一郎尼桑,五郎,老师来了~”

一进门,二郎就转身跑上了楼去叫人。

我觉得我大概是被他厌恶了。

6.

“啊,老师好。”

比起把我撂在沙发上不管的舞驾四郎,倒是五郎更加懂事的应声从房间里出来,乖巧地给我倒了茶。穿着可爱的家居服的五郎总有种和在学校里不一样的感觉。

“好久不见啊五郎,作业写的怎么样了?”

我就那么随口一问,毕竟对于五郎的学习效率我还是很放心的。

没想到他却倒茶到了一半突然顿住、提起茶壶沉着脸转身跑到厨房:

“三郎尼桑!你的特制茶放在哪儿了?我去给老师倒点!”

7.

喝了茶,

我第一次有了想回家的冲动。

虽然没有空调,

但是比起体会到世态炎凉与人心叵测后的心寒要好的多。

8.

“对不起,我这两天有些感冒,所以没能和二郎他们一起去接您。”

没过多久,被二郎带下来的是一个穿着格纹棉衣的面包脸小个子,看起来确实也是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不不不,大冷天的还是好好养好身体重要。”我急忙体贴的回应。

听四郎五郎说舞驾三郎目前是大学生,却没想到意外的是个童颜呢,大概是因为脸颊的可爱弧度,怎么看起来比五郎还要小一些。

“是啊尼桑,都说了你得好好休息了。谁叫你连夜钓了25的鱼结果病成这样,半年之内不准你出海了。”

舞驾二郎轻轻拍了拍他的头,低声抱怨道。

哇,25小时,真厉害。

……

等等?

尼桑?

“你是……舞驾一郎?”

不是三郎?

“嗯?是哦,我是舞驾一郎,fufu。”

面包脸软乎乎地笑着,扎起来的前额刘海和圆圆的眼镜,与旁边一袭西装的舞驾二郎坐在一起形成强烈的对比……

现在的防腐剂已经能够给人吃了吗?

9.

“我回来啦~~”

与好相处的舞驾一郎一阵闲谈之后,门口传开了明亮沙哑的声音,随即便听到塑料袋的响声与五郎出去迎和的回应。

五郎提着大概是食材的塑料袋招呼着四郎到厨房里做晚餐,没想到这个家居然是末子两人在负责伙食呢。

二郎大概是不怎么想和我聊天,拿来了一只苹果在一边默默地削了起来。

“啊~~老师你好!我是舞驾三郎。”

真正的舞驾三郎来了。

满面笑容却态度有些拘谨的高挑少年进了屋里,我也冲他打了声照顾。他贴着一郎坐了下来,自然的看到我面前残余的大半杯茶水,有些兴奋地面对我指了指:

“这个?老师喝了吗?我研究了好久才做出来的,降火功效很棒哦!”

什么,你就是真凶吗!?

拜托你不要一边笑的眼白全失一边讲出这种话,

你吓到我了,你赔!

10.

四郎五郎已经端着香气四溢的饭菜放到餐桌上时,

……

旁边的二郎居然还在缓慢地削着苹果。

11.

我不太想知道苹果上莫名沾着的几滴红乎乎的液体是什么,

也不想看到一个大男人丢下苹果噘着嘴一副很可怜的样子喊着“尼桑来帮我贴下创可贴吧我的手指好像划伤了唉~”

12.

顺其自然的被留下来吃了晚饭。

不得不承认,四郎五郎料理的水平还是挺高的。

要是能多呆一会就好了。

13.

但是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我还没吃两口,桌子上的菜就被某两个人风卷残云一般收进腹中了。

以及,

二郎吃饭的画面真是太有冲击性了。

总觉得在他盯着食物的炽热目光下,桌上的烤鸡都能吓得爬起来逃跑。

14.

看着舞驾一家饭桌上互相夹菜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不知怎么的,有点想家了。

15.

吃过饭后,

我果断的推辞了一郎提出要二郎送我回家的建议,简单的和四郎五郎交代了一些寒假学习的要点。

出门时恰好看到被供奉起来的相框上、舞驾家母亲舞驾花子虽然不知道哪里奇怪但就是觉得怪怪的一脸恬静的微笑的照片,

反正回家也没有空调,

不如趁寒假这个机会回一趟实家,去探望一下父母吧。

我暗自这么想道。

————

END.

————————————

希望今晚能有个好梦w。

评论 ( 24 )
热度 ( 259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