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山组】Killers&Lover

*A团 山组

无左右

*一个相当弱智的 双杀手设定

*睡前小段子


————————————

·

1.


“你要是敢杀了我……我的手下会把你的小情人也送进地狱的!”


“……”

黑暗里,大野智平稳的呼吸紧了紧。

这什么八点档狗血剧的台词?

他冲面前肠肥脑满的中年人歪歪头,手中抵着对方太阳穴的枪也忍不住松了下:“谁?”

“和你住一起那个大眼的小青年。”仿佛透过贴着头皮的枪杆子感知到了大野的动摇似的,后者颇为得意地昂起了脑袋:

“现在应该已经被我手下抓走了。是你男朋友吧?“

“…………喔。”

“怎么样,只要你这次放过我,我保证他能平安——”

“——说我吗?我平安的很呢。”

一股与此时此刻极不相符的沁人香气从中年人背后传来——大野认得这每天伴他入睡的香薰味。

“呕……!!”

随着一声痛苦的哀嚎,转眼间方才还自得地同大野谈判的人就已经面目狰狞砸在了地板上,背后涓涓血流染湿了地毯。

“真慢啊。”大野抬起头,面前果然就是他那香气逼人的大眼小青年恋人樱井。

樱井翔挑挑眉丢下手中沾满血的刀,笑着伸手向半跪在地上的大野智,语调轻柔得怎么也不像刚捅死了一个人:

“抱歉兄さん,等很久了?”

“久得我都困了。”

大野收起手枪,握着对方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走吧,‘小情人’。”


2.


大野智和樱井翔的关系,单独用“同事”“恋人”“青梅竹马”几个词来都无法完全概括。

 入这行的时候,大野是前辈,樱井是后辈。

说起来,还是大野给他面的试。


方是时,初见对方的大野智便把这个顶着一头黄毛还挂着闪闪发亮的耳钉的少年从头到脚扫了个遍,面色复杂地眯起了眼睛:

“杰尼斯大楼好像应该出门左转。”

“我是来应聘的。”

樱井抿了抿嘴。这已经是他第五次面试又第五次听到同一句话了。

“……所以你是想做杀手?”

樱井的回答当然是——“是的。”

于是大野了然地点了点头:


“少女杀手还是师奶杀手?”

 


3.


当然最后樱井还是被破格录取了。谁叫他好看的脸正对大野智的胃口。

 

上面的人一声令下指着樱井说你跟大野智干,他就乖乖照做了。而且乖的有点过分,乖到整个组织里他只听得进大野智的话。


这个小跟班身份,樱井翔一当就是十几个年头。只是他学得快升级也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将他在大野智心目中的地位从帅气的小跟班提升成了帅气的搭档,又转瞬间成了他帅气的男朋友。

所以比起“少女杀手”或“师奶杀手”,他倒是先成了“大野杀手”。 



4.


曾经的大野智也是叱咤杀手界的精英,灵活的手法和从未被人目击过的神秘让他早早就在业界成了不可思议的传说。

但随着逐渐把樱井翔培养成精英的杀手,大野本人倒是日渐倦怠起来,把暗杀的工作全数推给了樱井。后来甚至更得寸进尺地放弃了干活,整天就拎着钓箱和樱井送他的小钓竿跑去东京湾和大海日晒亲密接触。

没过多久,每天回到家的大野身上的味道就从奶香味+血腥味变成了奶香味+鱼腥味。还有他那些锋利的刀的用处,也可怜地从杀人变成了片鱼。



5.


“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大野和樱井谈恋爱这事刚被发现的时候,他们就被公会里的文职同事二宫抓到休息室仔仔细细审查了一遍。

“我跟他擦将走火。”大野说。

樱井赶忙摆了摆手:“错了是‘擦枪走火’……不不不,不是擦枪走火!我们日久生情才对吧?”

“可契机是擦将……擦枪走火。”

“啊——好了不用讲下去了,我一点也不想听你们那艳俗的恋爱史。”二宫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我是想说,两个杀手,谈恋爱,在我们这行的规矩你们应该再清楚不过吧?”

“还有这方面规矩?”樱井蹙起了眉,心慌地看向身旁同样一头雾水的大野:“不会要自断双手自插双眼切腹自尽什么的吧?”

“开什么玩笑。”嗤笑一声,二宫做了个摊手的手势:


“规矩,请客。”



6.


杀手这行干的时间久了,什么样的变态都能遇到。


【池袋A丁目那儿最近出现了神出鬼没的暴露狂,专门对年轻女性下手。】

上头把工作内容同时发到了大野和樱井的邮箱,并附上了模糊到仿佛打了十层马赛克的目标照片。

【请把这人活捉送过来。】

“他说专对年轻女性下手。”大野阖上邮件,和刚放下手机的樱井面面相觑:“上哪找年轻女性当诱饵啊。”

“嗯……‘看起来是女性’这种不知道能不能被列入范围呢。”樱井沉思片刻,声音低沉地说道。

一阵寂静之中,两个人一语不发地盯了对方会儿。

随即电光火石之间交换了个眼神,他们同时伸出了手:

““石头剪刀布——!””

“啊——可恶!又赢了。”大野咬牙切齿的攥着拳头,瞪向一脸平静仿佛地微笑着早已预料到结果的樱井翔。


大野智觉得这是他最糟糕的一次刺杀经历了。

穿着轻飘飘的裙子和紫色的淑女针织外套,顶了个热得他脑门直冒汗的假发走在深夜里的池袋街头。他回了个头想寻找跟在后面做后援的樱井,却发现对方看到他望过来之后抖了个机灵地把手里的手机快速塞进了口袋里,还露出了无辜的笑容。

他们帅哥是不是都没有良心。——大野铁青着脸,缩着肩膀避开行人的视线,穿梭进人烟稀少的小径。

正当他愁眉苦脸地想着今天抓不到那个变态明天不会还要穿成这样出来吧的时候,从角落里就恰好凑巧钻出了那么个披着大衣的人影。

还没等大野的反射弧转过来,那人就一股脑掀开大衣还猥琐地笑了两声。

呕。

视线撇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大野智感觉自己要瞎了。

他冷汗直流地看着对方不怀好意地靠近,紧张地握紧了拳头。就当对方走进了他的攻击范围内的时候,大野实在忍不住地闭上眼,用尽全身的力气给对方来了个漂亮的完美的使尽全身力气的肘击。

再睁开眼的时候,那人已经软绵绵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真是人渣,恶心。”大野啧了声,毫不留情地踹向地上的这位变态:“早知道哪怕再累也应该穿高跟鞋来的。今天不踩爆他的头都对不起我25.5码的脚。”

伏击在小巷口地樱井也沉默着走了过来,一身的低气压使得他声音都冷了许多:

“不,兄さん,等一下。”

“干什么?”

大野凌厉地视线射向了身旁的人,还不忘继续着脚上的动作。

樱井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26.5,我来。”



7.


杀手这行干的时间久了,也难免磕磕碰碰的有点大大小小的伤口。


“我磕掉了牙。”

在医院等着补牙的樱井抽空给大野打了个电话,嘴里的血腥味让人相当排斥、声音里还有点漏风更令他焦躁的很。

闻言,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

“没关系,我喂你吃饭”

“?我磕的是牙,不是手!”

“我也没说要用手喂你。”

“……那你用什么”

“这里喽。”

樱井听到听筒里传来了“啾啾”嘬嘴的两声。


下一秒他就忍不住笑出了声,无奈又心跳个不行的捂上了隐隐发烫的额头。

和大野智聊天真总是比杀人还更刺激他的肾上腺素分泌。



8.


“翔君……”

“嗯?”

“其实我的肋骨断过两条。”

“是嘛?其实我的手骨折了三次。”

“……我长过针眼。”

“我昨天起床撞了头。”

“……我刚刚吃饭时在桌下不小心踢到了脚趾。”

“啊,那是我踢你的。”

“……”

“……”

“樱井翔,你听好,”

“嗯,听着呢。”

“嗝…咳嗯。虽然我全身上下都支离破碎?嗯……体无完肤?遍体鳞伤?啊,搞不懂了。”

“好好好。”空旷的客厅里荡起了樱井轻柔的声音:“‘但这颗爱你的心脏永远都健康地跳动着’,对吧。”

“你抢我台词。”

“谁叫兄さん你每次喝醉时都这么说。”

“唉?是吗。ふふふ。”

“下次就简短点。”

“喔?”

“大野智,我爱你。”

“……嘿嘿。”



10.


杀手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全的工作。

但是对他们而言,没有比对方的身边更安全、安心的地方了。




——————

END.

————————————


草稿箱堆积成河×


又一个写之前文思泉涌的脑洞被写成了无聊的白开水。

最近破事挺多,没动力改了。逻辑衔接不起来,段落字数落差还那么大,愁(挠头


ps:发现太久没有在lof上写文、都忘记自己的格式了

      

       


评论 ( 12 )
热度 ( 264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