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咸鱼每一天👏」
★走天家小迷妹

★禁止一切未经允许的转载

★相方@三两蠢梨(囍

🐠🐟🐬🐳🐤

多想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呀。

【吉榎】浮気?

*山拉郎

*主吉榎+藤成  

  十一分狗血了 请自行避雷

*一发完小段子


该写的一篇没动,摸鱼倒是摸到飞起


————————————

·


1.


“我觉得吉本荒野出轨了。”


当自家那锁匠弟弟推了推眼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成濑领心里一咯噔,差点没把刚含入口的咖啡吐回到杯子里去。

“他会出轨?”向垂头丧气的榎本径扫了一眼,成濑质疑地摇了摇头:

“喜欢你喜欢到每天恨不得往你家寄十份结婚申请的那个人,怎么想也不可能三心二意吧。”

“可是我就是看到了。”

榎本面无表情地把小脑袋垂得更低了,咬了下嘴唇说:“看到他给那个人留的消息。”


虽然结婚申请书倒是真的收到过。——锁匠耳朵隐约红了红,小声补充道。



2.


尽管开始怀疑吉本荒野是最近的事,但榎本径仔细一想,其实现实早已透露了些蛛丝马迹。

——只不过他一向机灵擅长解谜的脑子被那家教的甜言蜜语硬掰着灌满了蜜糖,就迟迟没有发现罢了。


刚给大战一场后清洗完身体脱力躺在床上的榎本径盖好被子,吉本荒野就匆匆忙忙的套上西装和大衣准备离开。

“要走?”榎本往被窝里钻了钻,靠着模模糊糊的视力瞪了家教一眼。

拔吊无情。

“嗯。径ちゃん不舍得我走?”扣好扣子,吉本灿烂地笑着转身又压了上来:“再来一次?”

“……麻烦吉本さん出门左转警察局。”

“好的,那我去自首了。罪名是太喜欢径ちゃん了。”

吉本荒野眯着桃花眼笑了起来,还不忘揉了揉锁匠半干的头毛:“虽然很想留下来,但是晚上实在是有事。径ちゃん记得好好吹干头发再睡哦。”

“吉本さん,现在已经很晚了。”榎本径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墙上的闹钟。

“嗯,很晚了所以径ちゃん乖乖地早点休息吧。”

“吉本荒野,现在已经很晚了。”榎本蹙起眉红着小脸又重复了一遍:“电车都没了,你走回去?”

“哎呀是啊……那走走路就当锻炼身体了。”

大概是察觉到恋人想让他留下来的心思,吉本笑意更深了些:

“而且,留下来我会忍不住的。径ちゃん明天还有工作,不行的吧?”

“……麻烦吉本さん你快点走,走远点。”最后还是羞怯之心促使着榎本径把人赶了出去。



3.


是的,榎本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捶胸顿足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发现。

自打他们熟络又交往以后,吉本荒野这家伙每晚都坚持回家,哪怕刚达到一场生命的大和谐结束为爱情的鼓掌,抑或是夜里下着暴雨路况不顺,什么不可抗力都不能阻止他晚上赶回家去。


就连喝醉了酒软乎乎撒着娇拉他留下来的榎本径都不能。


可以说是人神共愤应当斩立决了吧。



曾经榎本他还问过对方,“为什么每晚都这么着急赶回家?”

那家教也只是插科打诨的说着什么“要给家里的大葱盆栽浇水”啊“要给家里的仓鼠喂食”或者“前几天买的蛋糕今天再不回去吃就过期了”什么的,明明谁都知道他可不是什么会养可爱的动植物的人物。

“所以蛋糕比我更重要?”的这种话,要不是榎本径他为了维持自己一贯波澜不惊的人设,就差没把它写下来甩到嬉皮笑脸的家教脸上去了。


纵然昔日被恋爱热浪冲昏头脑的锁匠很快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但现在,进化了的锁匠他终于清醒了。

喂个屁的仓鼠吃个毛的蛋糕,

这分明就是在外面有人了的明显表现啊。


最近大热的不伦剧里可都是这么演的。



4.


只是前面那一步还不足以证据至上的锁匠下定论,真正让他想搓搓手配上热血bgm一抬头说“我发现真相了,吉本荒野你就是出轨的犯人”的重要线索则是——

他偶然间看到了对方手机曾发送过的短信。


只是午后约会的途中,跑去买饮品的吉本把手机丢给了他,然后手机收到了一条垃圾短信亮了起来,然后榎本径随手一滑就破了密码打开了信箱——

真的只是偶然,真的不是满怀疑心又出于职业习惯的小锁匠特地偷偷跑去解了吉本手机的密码锁哦。

好吧。

前半段是偶然,但顺手就去解锁了这件事他也明白自己做的事不对。虽然吉本荒野设置的密码他根本就不用费心破解,随手输一输自己的生日就立刻通过了。


于是就在那打开的收件箱页面中,

榎本径赫然看到那堆已发送过的短信里最上面躺着一条:

【我买了你喜欢的蛋糕在冰箱里,醒来看到记得吃。今天我回去的晚,晚上你就让我多睡会吧。】

蛋糕?

还晚上?


再没感性细胞的人也能嗅出这字里行间那么一股子黏腻的金屋藏娇味。

榎本面无表情地把收信人的名字记在了心里,又面无表情地删了那条垃圾短信以防露出马脚,再面无表情地把手机好好地放回了原处。


然后面无表情地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5.


当晚约会结束后果然已经圆月当空。吉本荒野贴心的把榎本送回了家还趁其不备啾咪了一大口,然后果不其然又趁着电车还没停赶忙离开了。



“跟踪他吧。”

刚回到家给成濑领打过电话报告了情况后,得到的就是自家律师哥哥这样的建议。

“跟踪……到他家?”下意识拽了拽眼镜绳,榎本径有些坐立不安。

“嗯。”

电话那头的成濑声音清冽地不像话,又有些遗憾地说:“我还要帮小步复习暂时脱不开身,不然还能跟你一起去。听好,径,要是那家伙真的背叛了你的话……”

“……的话?”

“你喜欢他怎么死就怎么来。”

“……”


有了这点算不上保证的保证,榎本起码也是壮了壮胆子。更何况不说清楚总是膈应着也不是明智之举,于是他拿起车钥匙就开着它那防盗公司的小车车上了路。

一路驱车到了吉本荒野家,此前白天倒是来过几次。如今望着那在夜晚中亮着明晃晃的灯、里面指不定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房间,锁匠深吸一口气扶正了镜框,挺直了背就上了楼。



6.


“唉?……径?”

按下门铃后从门内探出头的那个人,闪着纯良如小鹿一样的大眼睛,刚洗完澡似的头发顺直。

正是出轨嫌疑人吉本荒野了。


但榎本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地出声问了句:“吉本さん?”

“啊,我在。”

对方客气又拘谨地点了点头,左顾右盼了一下,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沉默着招呼榎本径:“先进来吧。”

就进了屋。

怎么就让他进了屋?说好的金屋藏娇呢?


但是刚被请进客厅,榎本就看见茶几上放着吃了半块的蛋糕,正是今天约会的时候家教买回家的那块。他抬头向嘴角还沾了点奶油的吉本问:“你吃的?”

“是我吃的。径……你想吃吗?要不我切一些给你?”

“你不是买给田子雄大吃的吗。”

“……谁?”

“田子雄大,你给他发的短信,我看到了。”心一横,心直的锁匠还是决定摊开了讲。吉本手机里短信的收件人那一栏,明明白白就写了田子雄大四个字。

“啊,你是说那个——唉,你看到了?那个笨蛋这点保密措施都做不好……”吉本一拍头抹了把脸,有些懊恼地垂着头。

“麻烦吉本さん讲的明白些,恕我听不懂。”尽管对方的态度有些慌乱,但榎本却一头雾水,总觉得看不出像是出轨被戳穿的那种慌乱。

只不过接下来对方的那句话,反倒是让榎本他慌了起来。


“你说的那个田子雄大,我就是啊。”

吉本荒野叹了声抹了把嘴角的奶油,苦笑着说道。



7.


“……你在逗我吗?”

“没有啊,径……嗯,吉本那家伙是叫你径ちゃん的吧?”自称是田子雄大的吉本荒野挠了挠头发,给榎本递了杯水:“他是另一个人格罢了。”

“……”

这是什么,九点档双重人格狗血纠葛爱情剧吗?


榎本狐疑地接过水,望了望此时吉本荒野的那张脸上确实挂着和他那种咧嘴灿烂笑相去甚远的温柔表情,

虽然很不甘心,但他起码也确实是和家教交往了那么些日子,面前这个人的的确确不是吉本荒野这一点他也察觉到了。


“田子さん。”出于礼貌,他皱着眉唤了一句。老实说,他现在的伦理上还有点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啊——!”

没想到田子雄大的反应倒是激烈的很,展颜一笑就坐到了他的旁边:“能听见径叫我的名字真好啊。”

“田子さん认识我?”

“岂止认识。”说到这儿田子自嘲似的撇了撇嘴:“吉本荒野那家伙性格那么恶劣根本没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于是那家伙全把对你的喜欢都说给我了,通过短信。虽然我要醒来之后才看得到就是了。”

说着,田子雄大冲榎本展示了他的手机,是旧款的,和吉本荒野用着不同的手机。

“……?”

“天知道我醒来的时候一打开手机全是什么‘今天的径ちゃん也超绝可爱啊!’‘好想吃掉径ちゃん啊~’这种乱七八糟的话,要不是我们用着同一个身体,我都想替你报警了。”

榎本在心里狠狠点了点头,感觉意外的对这个初次见面的温顺人格产生的好感可比那家教好多了。

“不过啊,你放心,我是副人格,出现不了多久的。”

田子给榎本分了一小块蛋糕:“不如说已经快要消失了。那家伙自从和你相遇之后,性格稳定多了。过不久就没有我的存在了吧。”



8.


“以前的吉本さん是什么样的人?”

说起来这还是榎本他第一次接触吉本荒野周围的人。

“他啊,可怕极了。”田子想了想还打了个哆嗦:“偏执,又变态。以前我们用着同一个手机的时候,他的相册里全都是偷拍和跟踪别人的照片,那些他教的学生家里人的照片。”

榎本径尝了口甜腻的蛋糕,听到这席话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吉本荒野那个人不过是个会追在他屁股后面摇着尾巴贴近他,不停的说喜欢你喜欢你的……一个稍微有点可爱又有点帅的变态罢了。

“他不喜欢把这种阴暗面展现给你看,所以也不让你知道我的事。”田子说:“但是,啊,我可还是你们俩的恋爱出了点主意的,比如让他寄一寄结婚申请书什么的。”

“是吗。”

——原来那是你教唆的好事?

榎本抬了抬镜框,现在立刻马上就想把前面对他产生的好感收回来。


“对了。”

耐心的等榎本一小口一小口吃完了蛋糕,田子雄大拍了拍手:“吉本还说今天要我早点睡来着……”

表上的时间已经过了凌晨,榎本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这么晚了。他赶紧起了身说:“那我就先告辞了。”

“不不不,不告辞。”下一刻却被田子嘴角一勾拽了下来。

“?”

“明天早上吉本荒野醒来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恋人就睡在旁边,你猜他会是什么表情?”

“啊。”

是这个意思啊。

榎本那点小恶魔的玩心这么一说也被勾了起来。他也跟着轻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那今晚就打扰了。”



9.


“径——径ちゃん?!!!”


第二天一早,榎本果不其然就被那一声震天响的惊叹吵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感叹着“吉本さん你们家枕头好硬啊”慢慢起身,还没坐稳就被元气满满的吉本死死按了下去还顺势就压到了他的身上凑了过来。

“真的是径ちゃん?我真的醒了?”

家教的声音激动地波动着,好像还带着点哽意。感觉到被家教温热又急促的鼻息打的有些痒,榎本点了点头。

就在他刚准备把自己放在床头的眼镜摸过来的那一瞬,嘴唇就被吉本荒野啄了一口。

是一个又轻又短的吻。


“和径ちゃん的早安kiss,是我的梦想啊。”

“那你的梦想还真廉价。”

榎本眯了眯眼,模模糊糊看见家教的眼眶还有点红红的睡眼惺忪。早晨的吉本荒野有着和往日厚脸皮的把甜言蜜语堆积起来的吉本荒野有股子不同的纯净感,大概是被这点变化稍稍感动到了——

“那就再成全一下吉本さん的梦想了。”

锁匠闭上眼,轻轻把脸凑了上去,准确无误的在家教饱满的嘴唇上印了一口。


吉本荒野一口气差点没咽下去,

感觉自己仿佛要升天了。



10.


向吉本坦白一切过程之后,误会就彻彻底底解开了。


吉本荒野倒是完全没怪罪榎本动了下他手机的事,反倒还一脸幸福的说着“能被径ちゃん担心着出轨就说明你喜欢我嘛,能被径ちゃん这么喜欢真是太好了。”这种话。


只不过后来转念一想的吉本察觉到了哪里不太对。

“径ちゃん啊——”

“嗯?”

“所以你的第一晚是和田子雄大一起睡的?”

“……”

闻言,榎本径一语不发地冲家教冷漠地望了一眼。

双双沉默片刻后,锁匠眯着眼睛勾起了唇角:

“没错哦。”



11.


事情总算是告了一段落。

在那时候没多久,田子雄大的人格好像几乎就再没出现过了。


“一起住吧!”

这么说着,吉本荒野不由分说地把家门钥匙就塞给了榎本径。


锁匠盯了会已经被挂上了锁状挂件的钥匙,末了点了点头:

“……好。”



12.


“我觉得领さん出轨了。”


藤堂步惴惴不安的说完后,得到的却是对面自己那家教任的哈哈大笑。——真是历史轮流转。


“老师,我都这么着急的找你商谈了你还嘲笑我啊。”藤堂气不打一出来的晃了晃脑袋,眼神里写满了失望。


于是乎吉本荒野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竖了竖手指提议道:

“那你去跟踪他吧。”

“唉?”

“不过要是那家伙真的背叛了你的话——”

那我也做不了什么,还得小心不被他发红信封。


说完,吉本还不负责任的耸了耸肩,做了个颜艺的得意笑。



——————

END.

————————————


能看到这里真的是非常感谢!

实在是个很狗血的脑洞了wwwww。


设定里吉榎藤成四个人的关系有点复杂hhhh

如果有人能接受的话可能还会写个前传后续什么的×


于是乎写了这么多,

不由得想嚎一嗓子,

朋友们!小天使们!有没有人来入藤成/成藤股啊——!超好磕的啊这对!!

表面光鲜实则阴暗的年龄差腹黑组啊!超带感啊!

粮少到哭了orz

评论 ( 22 )
热度 ( 226 )

© FlAG菌 | Powered by LOFTER